Articles

ESG, Green Buildings, Intelligent Buildings, Net-Zero Carbon Emissions, Sustainability

減碳趨勢又快又急,該如何應對?陳重仁:兩標章結合,助建物早脫碳

【轉載】 2024年5月號    住展雜誌 文/陳重仁 由於國際呼籲解決氣候議題刻不容緩,各國都有責任,而建築業貢獻全球碳排約40%,建築物的減碳便是當務之急。 聯合國也呼籲各國應實施建築能效分級制度,近年政府公告實施的「建築能效標示」與「低碳建築標章」制度,乃是因應這國際減碳趨勢而生,包括今年起一定規模以上的公共工程也都要實施工程碳盤查,這些制度的上路來得又快又急。建築能效標示除了有針對一般建築物的標準之外,也有針對住宅的能效標示標準,共分八個等級,最高等級為 1+ 級。   未來民眾購屋參考兩大標章 在制度上未來建築能效標示會跟綠建築標章的日常節能指標結合,也就是說,有申請綠建築標章的場合,需要同 時計算建築能效,在取得綠建築標章時同步取得建築能效標示,當然建築能效也可單獨申請,新舊建築都可申請,目的是盡早將建築能效標示普及化,屆時就像空調、冰箱的能效標示一樣,大部分的建築物都會有建築能效標示,購屋者買房時,也可作為購屋條件參考。 目前建築能效制度已經開始透過「地方自治條例」納入建管審查要求,有部分地區的建案已經被要求必須取得一定等級的能效標示;未來建築能效將全面法令化,未達一定等級能效的建築物是無法取得建照的。   低碳建材、工法將成市場寵兒 上述的「建築能效標示」,看的主要是建築物使用階段的電力使用(目前尚不計算非電力能源,例如天然氣與燃油),其所產生的碳排稱為「營運碳 」(Operational Carbon),但就建築物生命週期來說,還有建材製造生產、施工、维護保養、拆除等階段的碳排,我們稱作「蘊含碳排」(Embodied Carbon)。根據國際能源署IEA的調查,建築物的全生命週期總碳排,營運碳約佔四分之三,蘊含碳約佔四分之一。 針對最新公告的「低碳建築標章」,主要處理的就是蘊含碳排,主要檢討建築物中各種建材與工法在建築物生命週期的碳排放量;整體碳排放量越低,標章等級就越高,目前低碳標章分級制度比照建築能效標示,共分八等級,最高等級為1+,這將成為帶動營建產業走向脫碳的重要機制,未來低碳建材與工法也將成為市場寵兒。 另外一方面,政府也需要有相關較細緻的政策配套,鼓勵廠商研發更多的低碳建材與低碳工法,來支持低碳建築市場(目前有低碳建材認可機制),以及充實建材工法碳排數據資料庫,方便建築師在設計階段參考採用。   申請低碳標章估造價相抵 以目前住宅建案市場來說,搭配政策誘因的認證標章,如綠建築標章、智慧建築標章等,幾乎已經成為每個建案的標配,未來能效標示若進一步申請,考量能效標示與綠建築標章的日常節能指標内容有很多地方重疊,許多成本已被估算在綠建築標章內,例如高效能空調與廚房設備等,在能效標示部分就不應重複估計。 至於低碳建築標章部分,低碳設計通常反應主結構減量與輕量化設計,反而應該是節省成本的,就算使用一些較貴的創新低碳建材工法,也多在非結構體部分,所以合理上來說一來一往整體造價要控制在沒有增加的情況。 在建案規畫初期尚未進入細設,可能無法知道確切設計内容與相關工程項目的估算價格,但是以上比例可以做為 總預算編列方向,在工程項目做合理配比,之後發包施工時截長補短來控制預算即可。 在國際淨零趨勢的驅動下,相關政策來得又快又急,連金融業與公共工程都動起來了,進步速度一向緩慢的傳統建築業,短期也許會適應不良,不過對眼下面臨各種危機的建築業來說,又何嘗不是一種轉機。 #好文推薦 面臨下一代生死存亡關鍵 陳重仁:拚減碳先不要問好處 從國際碳控產業 談台灣低碳建材的趨勢發展 盼7年內淨零建築遍地 COP28新倡議如何實踐 SEE GREEN 電子報 我們提供綠建築、淨零碳排、永續ESG相關文章。 點我訂閱電子報,您的關注與影響力,代表一份獨一無二的力量,讓我們一同為永續未來而努力! 

MORE →

邁向淨零碳排.健康福祉.企業ESG永續指數一綠建材標章產品

【轉載】 2023年12月 《安全&自動化(a&s TAIWAN)》雜誌2023冬季版 文/社團法人台灣幸福健築協會總顧問 江哲銘 綠建材標章自2004年開始受理標章以來,以「人本健康.地球永續」的核心價值推動台灣建材產品優質化,幫民眾把關以確保建材的品質與性能,並帶動建築營建產業技術升級與國際接軌。 生活好產品:綠建材標章確保優質品質 綠建材標章制度以四大分類:生態綠建材、健康綠建材、高性能綠建材與再生綠建材,在建築與建材全生命週期中,從資源採取、製造、使用與性能提升及循環再生不同階段,分別由產品特色與性能供建築產業廣泛使用,並協助綠建築標章、建築技術規則與綠色採購等政策制度發展。綠建材標章開始受理至2023年10月底止累計核發3,520件標章(2636件健康、13件生態、328件再生與543件高性能),涵蓋25,576種產品,目前已成為國内最重要之優良建材識別標章之一。綠建材標章的申請和核發數量持續穩定成長,近4年每年皆約有250件產品取得標章,在疫情影響下2022年的通過標章數量更超過300件,申請標章數量不受疫情影響而持續增加,顯見綠建材標章的品牌價值已經獲得廠商和消費者廣泛的認同。 此外,内政部國士管理署發佈「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編第321條有關綠建材之規定,已修正發布自2021年1月1日施行,規定供公眾使用建築物之室内綠建材使用率需達60%、戶外地面材料使用率需達20%以上,也有效推廣應用至建築與室內裝修設計產業,讓國人意識到建材對於居住健康及地球永續的重要性,因此,綠建材標章逐漸受到各界的高度重視,也在產業界引起廣大的支持與迴響。     綠建材共同承擔淨零碳排、健康福祉與氣候調適責任 面對國際氣候變遷的急迫,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6次締約方大會(UNFCCC COP26)建議採取積極的氣候行動,將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在2030年前減半,並在2050年達到淨零。有鑑於此,行政院在2022年3月正式公布「台灣2050淨零排放政策路徑藍圖」,提供至2050年淨零之軌跡與行動路徑,促進關鍵領域之技術、研究與創新,引導產業綠色轉型,帶動新一波經濟成長。而內政部建築研究所亦積極將我國2050淨零排放路徑目標納入建築相關制度,包括建立「綠建築標章之建築能效評估標示系統(BERs)」,完成並公告「綠建築評估手冊–建築能效評估系統」,研議「低碳(蘊含碳)建築評估制度(LEBR)」等,以及協助我國建築營建產業淨零轉型之各項政策與研究課題。而其中,「綠建材標章制度」即是推動與達成台灣2050淨零排放路徑目標的重要標章制度之一。 綠建材以生命週期來看,可作為淨零碳排與循環經濟之「生態綠建材」、「再生綠建材」,可直接對應至綠建築標章、低蘊含碳建築與建材、循環經濟;在設計使用階段之「高性能節能綠建材」可對應綠建築標章、建築能效評估標示系統;「高性能透水綠建材」可對應綠建築標章、建築技術規則;「高性能防音綠建材」可對應綠建築標章、建築技術規則;「健康綠建材」則可直接對應綠建築標章、環境部室内空氣品質管理法、建築技術規則等;而綠建材之一般通則,則可直接對應至「永續經濟活動認定」(歐盟永續分類法、金管會永續經濟活動認定參考指引)之環境目的。   選擇綠建材標章產品,推動永續發展和綠色經濟的實現 為達成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與2050淨零目標,全球開始以「綠色金融」之永續報告書(Environmentㆍ Social、Governance,ESG)作為達成永續發展目標之評估方式,並同時以「淨零碳排與健康福祉及公司治理」來達成永續發展目標,並降低氣候風險所產生之損失。 綠建材標章產品符合ESG永續指數,從綠建材共通的基本要求上瞭解,其所強調「對環境無衝擊影響,對人體健康無害,並提供安全與產品品質」的原則,為所有綠建材標章產品的通則要求。綠建材標章四大分類則可對應SDGs永續發展目標與ESG永續指數,例如,「生態綠建材」(固碳)與「再生綠建材」(低碳循環)及「高性能節能綠建材、高性能透水綠建材」(減碳)即可對應「環境」(Environment)項目:「健康綠建材」(健康)與「高性能防音綠建材」(安全舒適)即可照顧居住者之「健康福祉」(Social);而整體綠建材產品對應至企業組織則可進一步發展「公司治理」(Governance),可直接因應企業之永續指數(ESG)善盡永續職與社會責任,讓綠建材產品帶動整體綠色金融產值。   面對氣候變遷的衝擊影響,綠建材標章產品已考量建築材料的安全健康對於室内環境品質的確保,透過標章可以選擇無害或低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s)的建材,如低揮發性塗料、無甲醛的木材和無毒性的地板材料等,有效減少室内空氣中有害物質的濃度,改善室内空氣品質,並降低對人體健康的潛在風險。其次,考慮綠建材的永續性有助於減少對自然資源的消耗和環境的影響,可選擇來自可再生資源、回收材料或具有高回收率的綠建材,如綠混凝土、永續木竹材料、輕質粒料等,可以降低碳足跡、減少能源和資源消耗,並減少對生態環境的衝撃。透過將綠建材的安全健康性和永續性納入建築生活環境中,不僅可以實現空間的永續目標亦可結合建材的永續分類經濟活動,促進綠色供應鏈和綠建築市場的發展,推動永續近零建築的普及。 為了創造健康、舒適和永續的建築環境,我們應該優先考慮選擇安全健康且永續的建材,並將其納入建築環境設計的整體策略中,確保符合健康標準,同時可推動永續發展和綠色經濟的實現。   #好文推薦 建築業拚碳轉型!低碳綠建材蔚為趨勢 什麼是綠建材?四大綠建材一次看 建築業如何邁向永續循環? 掌握7原則讓建材減碳又循環 SEE GREEN 電子報 我們提供綠建築、淨零碳排、永續ESG相關文章。 點我訂閱電子報,您的關注與影響力,代表一份獨一無二的力量,讓我們一同為永續未來而努力! 

MORE →

「淨零建築」最佳起手解方在這裡!澄毓集結企業強棒 要讓建築業「一碳就淨」

【轉載】 2024年4月29日 聯合報系《倡議家》 文/張世杰 響應世界地球日,每年4月堪稱永續圈的精彩月份,各產業的永續倡議百花齊放,面對刻不容緩「淨零建築」課題,SSDC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與聯合報系《倡議家》攜手,舉辦「SSDC澄毓15 · 永續未來 — 淨零解方築勝局」,集結4大指標企業,包含台灣水泥、南寶樹脂、台達樓宇自動化解決方案事業群、台灣鈣鈦礦科技,全面解析淨零建築。 「要達到2030、2050淨零目標,現在就要開始綠色零碳設計!」以建築生命週期的獨家角度出發,拆分成興建期的「蘊含碳」及營運期的「營運碳」,讓任何碳排都無所遁形,從前端的零碳設計,到低碳建材、低碳工法、節能系統、智慧系統,甚至最具潛力的國際光電趨勢及商機,全方位助攻建築業「一碳就淨」。   2050淨零建築的「硬」目標 澄毓:現在就要開始零碳設計 面對2050淨零大趨勢,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總經理陳重仁點出關鍵項目,包括建築能效倍增、再生能源三倍、2030年新建建築淨零、2050所有建築淨零,而要達成這個終極目標,需要「建築能效設計」、「低蘊含碳設計」、「再生能源設計」、「整合式新能源系統設計」。 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規劃,期望2030年所有公有新建建築,都能達到建築能效1級或1+(近零碳建築)。陳重仁表示,以建築生命週期來看,減碳需兼顧興建期的「蘊含碳」及營運期的「營運碳」,澄毓除了擁有一千多件綠建築設計案經驗,更訂立低碳綠色開發戰略,讓淨零建築可以更快速更扎實。   「要達到淨零目標,建築物可以自行發電,不僅可提升建築面對天災人禍的韌性,更有助淨零之達成。」陳重仁舉例,如果在建築的立面安裝太陽能板,面積效益會是只在屋頂建置太陽能板的10倍以上,而要達到2030、2050淨零目標,預計2030年完工的建案,從現在就要開始綠色零碳設計。 擔任座談會主持人的KPMG安侯永續執行副總經理林泉興提到,未來全台建物申請綠建築容積獎勵,需同步取得建物「興建」階段的「低碳建築評估認證」、建物「使用」階段耗能的「建築能效標章」,預計今年7月上路。 林泉興表示,大家理解巧婦無米之炊,低碳建材、低碳工法、節能系統、智慧系統、再生能源,都是建築業低碳轉型的關鍵,尤其,現在外界最關注的收取碳費課題,建築業如何減少範疇一(直接排放)、範疇二(間接排派)的最多碳排,數位整合就扮演關鍵因素。   翻轉碳排是水泥的必然之惡 台泥:2026年100%產銷低碳水泥 任何建築脫離不了水泥,台灣水泥資深副總經理呂克甫形容,碳排可謂水泥必然之惡,在生產水泥的過程中,即便採用百分百生質燃料、綠電,但化學分解產生的二氧化碳,仍佔整體製程達60%,雖然水泥是高碳排,是否就不要採用?他以存在近二千年的羅馬萬神殿為例,水泥的使用壽命長,耐候性也比鋼結構好,台泥一直努力降低碳排,包括低碳水泥的標準訂定催生。 台泥去年推出卜特蘭石灰石水泥(IL),即為「低碳水泥」,相較於市面上常見的卜特蘭I型,減碳達15-20%,同時業界關注的強度,卻完全沒有減少,台泥預計2026年全面以低碳水泥替代卜特蘭I型。 而在產品的背後,也強調綠色製造。呂克甫表示,台泥持續深耕「低碳建材」、「資源循環」、「綠色能源」,像是位於花蓮海拔一千公尺的和平礦場,就採用超低碳排軌跡,礦山內擁有3個豎井,破碎機也在山洞內,開採的石灰石以豎井自然沉降方式代替傳統卡車運輸出料,不但環保安全,碳排也低很多,民眾行經台九線也不知道這座礦山在開採。 呂克甫也說,鄰近的和平電廠,也是全世界唯一沒有規劃灰塘的燃煤火力電廠,一年產生近30萬公噸的煤灰,都送至緊鄰的台泥和平水泥廠替代水泥生產原料去化,這是台泥在25年前規劃做的事,台泥持續協助廢棄物清理,未來也會強化營建廢棄物資源再利用。 面對未來的淨零目標,呂克甫指出,台泥2020即參與國際減碳倡議「科學化基礎減碳目標(SBTi)」,雖然進度超前,但2030年要較2016基準年降低近28%的碳排,這對水泥廠是不得了的事,「希望大家都知道減碳的急迫性,因為只有台泥做很好也沒有用,期待大家一起做」,才能實現真正的永續未來。   助攻淨零建築 南寶:低碳與生質降低對石油化學品的依賴 南寶樹脂塗料事業總處執行總經理吳順興表示,2014年規劃第一座綠色廠區越南大登廠時,開始加速對於綠建築的認知,也體現在產品面上,除了低碳製造,更要強調再生,打造一個循環生態系,因為建築在施工面、材料面的「蘊含碳」,是許多建築業者需要克服的,南寶就要扮演助攻低碳的角色。 吳順興提到,近年南寶積極開發生質原料,像是「腰果酚(Cardanol)」是從天然腰果殼油提煉而成,來源具備可持續性,製程也產生較少碳排,降低對石油化學品的依賴,而用於建築鋼構系統的防蝕、防火塗裝,南寶都已經添加了這樣的材料。 「因為有了減碳這件事情,我們去落實之後,更多上下游的夥伴會認同你」吳順興表示,南寶早期推動低碳策略的時候,從廠內到客戶端,都會有不同聲音,但最後事實證明,因為走了永續低碳的路,南寶開始慢慢茁壯,去年整體的銷售營業額達到206億元,綠色產品的營收就大概佔整體的67%。 台灣碳權交易所國際碳權交易平台於2023年12月22日正式啟動,南寶成為首批碳權交易買方並獲頒首購證明的企業,南寶除了調整塗料、黏著劑的配方,採用回收及生質原料,降低產品的碳足跡,也協助回收廢棄物、重新再製,達到循環生態系。 最後,吳順興表示,以往許多前輩都說,要走大家沒做的路,別人才不容易競爭,但他認為可以再修正一下,永續這條路一定要有大家的陪伴,就可以越走越遠。   邁向淨零建築 台達樓宇:只要願意,數位整合的投報率不容小覷 淨零建築的趨勢不可逆,又面臨什麼樣的挑戰?台達樓宇自動化解決方案事業群副總經理江文興,引用聯合國的建築氣候追蹤系統(Global Buildings Climate Tracker)數據,指出全球淨零建築進展,有多項指標進程緩慢;而降低隱含碳的困難,世界綠色建築委員會(WGBC)指出,包括「意識和市場需求」、「專業能力和技術」、「政策和規範」、「產業技術」、「經濟效益和商業價值」。 位於台北市內湖科技園區的台達電企業總部台北瑞光大樓,因為透過節能診斷及改造,成為台灣第一座既有建築改善類「鑽石級」認證的中層辦公建築,話鋒一轉,江文興表示,「我們最常被問到,這樣的改造投報率多少?」。 江文興接著說,此案送進董事會,常被問到投報率會多快,「我們自己答案3年半」,從原本很一般的建築,到改造完拿到多項頂級標章,意味著「只要你願意做,數位整合能幫你省到錢」。 另外,台達北美加州總部,節能設計不僅考量其氣候、地理環境的特點,獲得LEED零能耗(Zero Energy)認證的綠建築,江文興提到,此案原本未達到淨零標準,主要是設置大量充電樁,但透過新建太陽能停車棚、儲能系統優化,讓每年可產生的再生電力,大於建築自身用電量,成為真正的淨零建築。 台達樓宇的解決方案,從智慧建築、健康建築、低碳建築,到整體的智慧園區;關於外界關心的數位整合,江文興也建議,新建建築、既有建築的思維是不同的,先把舊系統釐清,能更快梳理怎麼做,也可用碳投報率去思考,智慧系統可以是長遠的正向價值,做綠建築不是只做綠,還有對抗未來極端氣候。   建築拼淨零需要自發電 台灣鈣鈦礦:建築業未來等於能源業 「我們已經進入碳中和的時代。」台灣鈣鈦礦科技董事長陳來助表示, 由國際能源總署(IEA)發布2050淨零路徑顯示,在2030年的新售電車60%為電動車、新建築要是零碳建築,到2050年則是全球近70%電力來自太陽能與風能、超過85%建築為零碳建築。 陳來助提到,台灣立法院已三讀通過「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修正案,訂定未來新建、增建或改建達一定規模的建築,需建置一定比例的太陽能光電,「在零碳建築的目標下,建築業就等於能源業」,未來建築要具備再生電力的儲能,白天日照充足時,太陽能板為電池充電,陰天或夜間沒有陽光,電池就供電給住戶使用。 他進一步點出,零碳建築的趨勢,是極大化建築自供電比例,就要做到「提升能源使用效率」、「增加可發電區域」、「提高發電效率」;而要提升可發電區域,最佳解方之一,就是讓建築物的立面也能發電,以往太陽能板設置在屋頂,造成發電區域有限,若建築物的窗戶、牆面也是裝設太陽能板,就能解決這問題。 第三代太陽能電池「鈣鈦礦」,具備高發電效率、透光、可塑性高的特點,解決傳統太陽能板在建築應用上的痛點,包括日本已經專注開發這項技術,並定調為國家級的產業發展項目,藉此提升國家競爭力。 「未來的零碳建築,窗戶可以發電,牆壁也能發電。」陳來助認為,鈣鈦礦可以是光電技術的新願景,也是淨零碳排的新商機,讓「建築業就等於能源業」願景不再遙遠。  

MORE →

運動場館也必須是綠建築

【轉載】 2024年4月25日 中華民國超級馬拉松運動協會季刊 文/ 陳重仁 地球已經進入氣候緊急(Climate Emergency)階段,全球氣候災難頻傳,聯合國在近年來每次的氣候大會(COP),也都呼籲各國應該積極全面減碳,以減緩地球升溫所帶來的氣候災害,因此設定了 2050年要達到淨零碳排的大目標,在去年的氣候大會COP28中,也訂下了2030年再生能源產能提升兩倍和能源效率增加一倍的短期目標。人們享受科技進步所帶來的生活方便,以及所有的享樂活動同時,都會造成碳排,因此,減碳已經是所有地球公民的責任,尤其是發達國家。   目前距離2050年只剩下不到30年的時間,距離2030年更只剩下6年時間,政府多年前已經開始提倡的節能減碳活動,除了要求碳排放量高的製造業減碳之外,也包括學校、商場、辦公室以及住家等建築等在使用階段所產生的碳排,之後連蓋房子都要計算碳排了。 2050淨零碳排的影響範圍是全面性的,目前國際上包括體育賽事等,除了加強永續環保措施之外,也都需要計算碳排。國際上最早啟動永續議題的體育活動,便是奧林匹克運動會,2000年雪梨奧運,是奧運比較正式全面性地在硬體建設導入永續設計,從此之後,每屆的奧運會場,規定都要導入永續設計,場館都要是綠建築。 當年在建設奧運會場時,便開始把多項環保與節能減碳設計融入奧運場館與相關設施的設計,以及考量到舉辦賽事後如何因應賽事高峰期後的需量降低,而轉換營運方式,以持續經營以及避免空間運用的浪費,例如奧運主場館的設計,設計容量是11萬人,是現今最大的奧運主場館,透過部份的活動式建築與座位設計,讓場館可以因應需求改變容量;主場館周邊的夜間照明,幾乎都是透過精巧設計的太陽能整合式照明設施與儲能系統,達到近乎100%再生能源供電。會場也盡可能收集雨水,以供沖廁與澆灌、清潔等用途,以及避免大雨產生的暴雨逕流將汙染物沖刷至附近的水體。 雪梨奧運會場另一個亮點是在他的選手村。雪梨奧運選手村在規畫的時候就想到,奧運結束後,不會有大量的選手進駐,因此必須考慮日後的轉型經營,以免增加日後營運單位的負擔,便設計成日後可以轉成不動產銷售的模式,在基地規劃的時候分區規畫,有些區域是要保留仍是選手村,有些區域則是之後可以銷售;建築設計部分採用獨棟透天或連棟方式設計,採用類似住宅的平面設計,而非像一般宿舍,除了讓選手住在裡面可以有社交活動之外,日後也容易轉變成可銷售建案。這些選手村的房子,每戶屋頂都有太陽能板與太陽能熱水器,選手村也用收集的雨水供應給每戶作為沖廁與澆灌使用,連選手村內的公園都使用回收水澆灌,簡單說,這裡的每一棟房子都是節能減碳的綠建築。 自此之後,每一屆奧運會場區的規劃設計,都必須考量綠色設計,每一棟運動場館也都要是綠建築。2012年倫敦奧運主場館,甚至考量了循環經濟,在奧運會期是一個可容納8萬人的場館,之後減少為25,000人,設計上是由中心一個25,000人的永久場館,外圍架設有一個可拆卸的輕鋼構作為附加55,000座位的看台,這看台將在奧運會結束後可被拆除於他處再利用。 回到國內,目前新的體育場館與運動中心,因為是公共程關係,均必須取得綠建築標章,但是仍有許多老舊運動場館,仍非綠建築,甚至相當耗能,部分原因是委託經營單位在硬體上的權利義務關係,缺乏節能改善的機制與誘因,這是一個國內體育界必須思考的地方,看可以如何提升每座運動場館的能效,或是提高再生能源的使用率。政府已於前年公布了建築能效標準與計算方法,因此在方法學上面已經有所依據,新建場館法規上已有要求,唯既有場館的能效改善,仍需體育界人士與主管機關一起努力。 國內的運動賽事碳盤查方法學,已經由台灣超馬協會與清華大學開發完成,並且已獲得環境部認可,所以我們可以立即做的,是幫每一場運動賽事進行碳盤查,進而逐漸減碳,以及減少賽後廢棄物的產生量,以跟國際賽事接軌;當我們參與每一個運動賽事,無論是路跑或球賽等,也都必須把減碳作為,以及減少無謂的資源消耗放在心上,為地球環保與降溫做出貢獻,給後代子孫保留一個健康的地球。

MORE →
循環建材

建築業如何邁向永續循環? 掌握7原則讓建材減碳又循環

在全球淨零浪潮快速推動之下,強調可重複利用、節能、減碳、健康的「永續設計與循環經濟」成為各行各業低碳轉型,邁向2050淨零碳排的重要路徑之一,建築產業也不例外。   #什麼是循環經濟? 循環經濟是一個資源可以回復、可再生的經濟跟產業系統,使用再生能源,拒絕無法再利用的化學原料,藉由重新設計材料、產品,從製程面入手,以及透過商業模式來消除廢棄物。相較於「搖籃到墳墓」的線性經濟,產品一旦生命週期結束後就被丟棄,循環經濟變成可循環的概念,從原料的開採、生產、製造、使用、丟棄、再回到生產製造,會這樣一直循環下去,在設計上更重視資源的使用效率。 運用更少的資源,創造更多的價值,以確保地球有限的資源,能夠以循環永續的方式來被重複利用,循環經濟的終極目標是零排放、零廢棄,產生的副產品不會被當作是廢棄物,可以成為新的生產周期原料跟素材。   #NIKE循環運動鞋,整雙鞋重新設計 從2008年起,運動品牌NIKE運用循環經濟的概念,重新設計產品,推出鞋底材料含有至少50%再生製程廢料的Nike Air球鞋;2020年,新款NIKE Air鞋底採用90%以上的再生製程廢料,且北美洲Nike Air MI工廠已100%採用再生能源。另從產品設計著手,鞋子都可輕易拆解,相同的部位盡可能採用相同材料,助於回收再製作業,讓每種材料在自己的範圍內循環,整雙鞋子的循環度大幅提升。 傳統上來說,鞋很大部分是化工產品,除了布以外,鞋墊黏著劑、接縫膠處皆容易有逸散性物質,因此球鞋出廠前,NIKE會嚴格控管鞋子的VOCs(揮發性有機化合物)逸散量,球鞋下產線前,以甲醛測試器測量其VOCs值,若有超標,整條線上的產品就不會出貨。重新設計的鞋子,因為要容易拆卸,用膠的須量大幅減少,也大幅減少揮發性有機化合物逸散的機會,從這裡可以看出大品牌的價值主張,這部分類似於健康綠建材的揮發性物質逸散率都要非常低的道理一樣。   #循環綠建材,有助降低隱含碳排 根據《2022全球建築產業碳排放概要》指出,建築物碳排占全球碳排近四成,其中,包含建築日常使用過程的碳排放(簡稱「營運碳」),以及建材生產運輸、建築營造施工、建築更新修繕、建築廢棄拆除等其餘生命週期內所產生的碳排放,稱為「隱含碳或蘊含碳」(Embodied carbon)。 比起營運碳,占比約27%的隱含碳經常被忽略,那該如何透過循環建材策略,有效降低建築物生命周期中的隱含碳排,以及實踐循環營建目標? 以下七大原則可供業界參考:   用料越少隱含碳越低:導入節材設計概念,在不影響結構強度的條件下,優化結構設計,以及避免過度裝修,除了建築物單位碳排會降低之外,產生的廢棄物也較少,生命週期的碳排放也就越低。 含回收成分越高隱含碳越低:且選用含回收再生成分越高的建材,除了可減少對新原物料的依賴,隱含碳也越低,且在碳計算方法學上,具證明文件的回收成分材料,在計算產品碳足跡時可以被視為零。 重量越輕通常隱含碳越低:材料重量也會影響碳排,通常金屬類、磚瓦類等較重的材料,以及較重的結構系統,都會產生較高的碳排。相對地,輕質的材料以及輕質的結構系統通常隱含碳較低,對於建築物抗震也較有利。 盡量減少使用異材質複合材料:異材質複合材料是因應處理多種功能目的而選用不同材料結合或是黏合在一起,但通常製程較複雜,工序較多,也難以拆卸回收,因此生命週期中的隱含碳排較高。若能採用把多重功能盡量設計在單一材料上的建材,或是使用較少材料結合在一起且無黏合的建材,不僅製程能單純化,且易於拆卸回收。 採用易於組裝拆卸的建材工法:採用易於組裝與拆卸的建材工法有個前提,就是該工法必須是在工廠預製(鑄)的建材且在工地採乾式施工,預製(鑄)材料與乾式工法本為綠建築所鼓勵,且碳排放通常較預鑄工法低,再加上能夠輕易組裝與拆卸,能貢獻建材的循環再利用。 選擇製造溫度近常溫的材料:窯燒磚、瓦等傳統建築材料,通常需高溫窯燒才能獲得所需的強度,因而導致高碳排。若選擇製造溫度接近常溫或常溫的材料,其碳排放較低。 生質材料隱含碳最低:選用生質類的木材、竹材、棉麻等天然建材,碳排放最低,也利於環保,若本身的碳固定量大於生產製造以及運輸的碳排,碳排放即是負的。 這些原則可以單獨應用,也可以結合使用以產生更顯著的效果。整體來說,選擇材料時,若能盡可能考量以上原則,其實就是做到了材料的整個生命周期評估,從材料選擇、製造方式、運輸、施工方式、設計使用、維修保養、拆卸與最終處置等階段均考量在內,如此便能達到降低建材生命週期碳排放量與循環的目的。而對於建商或業主來說,通常需要制定具體策略,並與建材供應鏈夥伴合作,才能更有效地降低建築物的蘊含碳排。   循環建築典範,台糖月眉觀光糖廠循環共創小站、德國CRCLR house 全台第一棟,有合法建照與使用執照的循環建築《台糖月眉觀光糖廠循環共創小站》即符合上述要點,利用2018年臺中世界花卉博覽會荷蘭館拆遷建材、糖廠舊保警隊建物,創造多元彈性使用空間。建材設備採用輕量化、模組化、易於拆裝之組構模式,延長建材生命週期,未來可再循環利用。建築特色主要以荷蘭館回收鋼材,新增柱列迴廊,外覆透空金屬擴張網,並適度保留舊建物屋頂木桁架,設計動線穿梭於新舊之間,與外部歷史建築——製糖工廠景觀重新對話,呈現新舊共存、共好意象。   位於德國柏林南部德國的「CRCLR house」為歐洲最大永續共同空間,內裝使用回收、永續材料的比例達八成,裝潢方面不使用黏膠,方便拆卸建築再次利用,原始材料有來自柏林車站的地面隔板、小野洋子裝置藝術作品的棺材板。屋內寄放個人物品的置物櫃,則是來自全球知名的柏林夜店「Berghain」,不僅延長建材生命週期,更充滿歷史的故事趣味。身為背後推手之一的柏林新創公司「Concular」共同創辦人坎帕尼拉(Dominik Campanella),已推動建築材料回收平台長達10年,「當時(業界)還沒出現循環經濟這個詞,」他說,「如今,循環經濟已是德國建築界的主流概念。基本上,不考慮循環面向,就不可能在德國建造任何一棟房子。」   好文推薦 建築業低碳轉型 建材業改革成關鍵 要循環更要經濟:建築業發展循環經濟的挑戰與展望 建築物也要循環?淨零碳排的必經之路 SEE GREEN 電子報 我們提供綠建築、淨零碳排、永續ESG相關文章。 點我訂閱電子報,您的關注與影響力,代表一份獨一無二的力量,讓我們一同為永續未來而努力! 

MORE →

發展「淨零建築」,澄毓:台灣具備這項優勢!同時創造全台「碳中和會議」首例

【轉載】 2024年4月18日 聯合報系《倡議家》 文/張世杰 面對全球永續浪潮,SSDC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聯合報系《倡議家》攜手,共同舉辦「SSDC澄毓15 · 永續未來 — 淨零解方築勝局」於今天圓滿落幕,邀集建築業的關係業者,力求打造「淨零建築」最佳路徑,超過百位產官學代表來賓出席;又響應淨零浪潮,澄毓透過減碳活動指引與碳中和管理計畫,並委託第三方進行查證及認證,創下全台「碳中和會議」首例。 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總經理陳重仁表示,台灣具備「淨零建築」的潛力,因為台灣科技業在國際扮演重要角色,有很健全的生態鏈,從長鏈變短鏈、碳足跡會變少,台灣也有優秀技術,所以很多國家想做、但還沒發生的事情,有機會在這座島嶼落實,只要先在1、2個案子開始,就會是很好的「淨零建築」示範場域。   根據聯合國統計,建築業的全球溫室氣體排放占比高達37%,且佔全球能源需求34%,顯示對地球造成的影響不容輕忽,當永續已經勢在必行,「淨零建築」已經是未來標配,如何透過低碳建材、低碳工法、節能系統、智慧系統、再生能源,都是建築業面臨的課題。 為讓更多的建築業者,能進入「淨零建築」行列,邀請台灣水泥資深副總經理呂克甫、南寶樹脂塗料事業總處執行總經理吳順興、台達樓宇自動化解決方案事業群副總經理江文興、台灣鈣鈦礦公司董事長陳來助,分享最新的低碳技術與趨勢。 擔任座談會主持人的KPMG安侯永續執行副總經理林泉興指出,歐盟最新建築節能指令,是2030年歐盟所有新建築要零碳排;台灣很小但影響力很大,台灣生態鍊很齊全跟充足,可以發揮強大影響力。陳重仁也舉例,以往建築結合能源,只會在屋頂想到太陽能板,但如果設置在建築立面,能鋪設的面積至少多10倍。   台灣鈣鈦礦公司董事長陳來助表示,以目前2030年要達到接近零碳建築的目標,正在設計、準備蓋的建築,就要開始去規劃,而零碳建築的趨勢,就是極大化自供電比率,就是建築物自供電、不使用台電的電力,而鈣鈦礦具備可塑性、透光等特性,日本已經把鈣鈦礦作為國家級戰略發展重點。 台灣水泥資深副總經理呂克甫提到,如果政府的公共建設帶頭做,民間業者就可以更快跟上,「淨零建築」就會推動很快;關於智慧建築的系統整合,台達樓宇自動化解決方案事業群副總經理江文興也建議,新建建築、既有建築的思維是不同的,先把舊系統釐清,能更快梳理怎麼做,也可用碳投報率去思考,智慧系統可以是長遠的正向價值。 不過,許多業者關心,採用低碳技術、低碳建材,可能衍伸更多成本。台灣水泥資深副總經理呂克甫分享到,如果把「碳有價」納入進來,低碳水泥的價值就很高,市場有規模的建設公司也意識到,低碳水泥的強度跟以往水泥沒有減少,甚至比原本的強度還高。 南寶樹脂塗料事業總處執行總經理吳順興指出,7、8年前的低碳材料,是「叫好不叫座」,洽詢後有購買意願的很少,但低碳浪潮實現後,要求及購買量是顯著成長,尤其我們很多國際大廠或品牌大廠需求增加,整個環境氛圍跟法規,讓永續發展更寬廣及順暢。 為響應永續趨勢,澄毓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表示,舉辦會議同時取得「ISO 14067 碳足跡證書」及「ISO 14068 碳中和證書」,達到活動碳中和目標;運用ISO 14067進行當天活動的總體(包含會議與交通等)碳足跡盤查與計算,並於NZ Carbon國際碳權交易平台取得GS標準碳權,進行抵銷達到碳中和,並委託第三方進行查證及取得證書。     #好文推薦 永續力拼彎道超車!澄毓15 · 永續未來 找出「淨零建築」最佳路徑 陳重仁:政策、教育、補貼三箭齊發,推動建築產業淨零轉型 盼7年內淨零建築遍地 COP28新倡議如何實踐 SEE GREEN 電子報 我們提供綠建築、淨零碳排、永續ESG相關文章。 點我訂閱電子報,您的關注與影響力,代表一份獨一無二的力量,讓我們一同為永續未來而努力! 

MORE →
循環經濟潮流下的建築轉型

循環經濟潮流下的建築產業轉型

【轉載】 2024年4月1日 建築師雜誌 文/陳重仁 根據國際能源署IEA的統計,約有四成的碳排來自建築業,建築業可說是全球的溫室氣體排放大戶,而循環經濟,是降低溫室氣體排放的一個有效方式,因此建築業被歐洲許多國家列為首要轉型循環經濟的產業。然而淨零不只是談溫室氣體排放,在聯合國的永續發展目標中,還包括淨零耗能,淨零耗水與淨零廢棄物等面向,而「循環經濟」是貢獻以上各面向淨零的重要解方之一,因此,國家若要邁向淨零,循環經濟是不可跳過的一步。 聯合國統計,到2050年世界人口將上升至98億,建築物的需求將持續增加,也就是說,建築物的碳排放仍會持續增加,營建廢棄物仍會繼續產出。台灣近年來營建廢棄物的處理問題,已經讓營建業相當頭痛,因此建築物的循環減廢議題更顯重要。 國家住宅及都市更新中心於去年(2023)5月宣布,要將「循環經濟」模型導入社宅建案中,桃園市政府所蓋的社宅,也都必須導入循環經濟設計。事實上循環經濟並非新概念,各國政府為了達到「淨零碳排」的目標,已經在各產業試行循環經濟一段時間。國際金融界所定義的永續性經濟活動,包括建築物新建與修建行為,在融資時也都開始要求必須採用一定比例的回收再生材料,以降低建築物對於初級原物料的依賴。因此,建築產業作為碳排大戶,改革轉型勢在必行。 循環營建有哪些做法? 循環經濟,不只是談材料的循環再生而已,也有談軟體機制部分,例如以租代買以及共享經濟。從筆者擔任過幾個社宅建案循環經濟顧問的經驗來看,目前大都是引用國外循環經濟的理論框架,我們可以梳理一下國外的論述與經驗,從中抽離出適合台灣營建業導入的框架原則,再加上根據本土的狀況調整的做法,來形成建築業可以操作的規範,包括設計規範與施工規範,而不一定要照單全收國外的理論因此,要推動國內的循環營建,我們必須提出適合台灣市場的論述,而不是一味的引用或複製國外的理論,但不是那麼適合台灣營建市場的做法。 從設計端來說,最好建築設計開始就必須導入循環思維,除了挑選可循環建材以及提高材料的使用效率與循環度(circularity)之外,「模組化設計」、「預鑄工法」、「開放式設計」與「容易拆卸」,經過模組化設計的建材可以快速興建與容易拆卸,也有機會重複使用在不同建築上,減少營建廢棄物並提升回收率;而開放式設計則方便者修改與調整,且過程更為環保。   「容易拆卸」應該是循環設計的重點關鍵,如果建造時以濕式工法將結構體全部灌注成一體,拆除時就只能將其全部打碎,這些材料碎片混在一起時,成為混合廢棄物,不僅拆除碳排放較高,若要回收再利用代價也較高。簡單說,就是要脫離舊有設計思維「重新設計」建築物,在設計階段就要想到後續廢棄物與循環的議題。 從營建端來說,我們希望的是,建築材料一直在建築物中循環,在任何一棟建築物都行,而不流向環境,就是從建材的生產製造,就採用部分比例的回收再生成分來製造建材,當然也希望這回收成分是來自於營建廢棄物,在使用階段需要裝修時,可以嚴格控管裝修廢棄物的流向,並導向回再利用收處理,在建築物生命週期結束後,在拆除時,實施營建廢棄物分類管理,也一樣是嚴格控管營建廢棄物的流向,並導向回再利用收處理,最後這些回到建築資源回收場的營建廢棄物,可以被處理成可以製造建材的原料,以供建材製造商使用,做為製造新建材的回收再生成分,這樣讓材料一直在建築物中循環下去,成為循環建材,這也就是「搖籃到搖籃」(Cradle to Cradle)的概念,而不是傳統的思維,是搖籃到墳墓。這個源自於德國的搖籃到搖籃認證,也是目前全球最嚴謹的循環材料認證。   前面提到的循環建材做法,基本上是把建築物拆除與粉碎後的粉料,做成新的材料,這是所謂的降級再生使用,不降級使用就是把拆除下來的的建築構件保留不破壞,而使用在他處,例如早期木房子的梁柱結構拆下來,在他處使用做為梁柱或是其他建築構件,或把拆下來的實木門,做為桌板使用,這就是不降級使用,這樣比較能夠保留材料的殘存價值,但是若是做為現代的新建建築材料,因為設計跟性能有關的專業簽證,建築物的主要構造基本上不太可能這樣使用,只能用在室內裝修材料,所以符合必要性能規格的含回收再生成分的新建材,比較適合用在新建建築上。 其實,循環營建也可以透過保留建築結構體來達到,這也就是延長建築物使用壽命的概念,讓建築物主結構體一直保留在原來建築物上,一直到完全無法再使用,再拆除成為其他建材的原料,繼續循環。因為建築物結構體的碳排佔50%以上的比例,所以這也是非常低碳的做法。 一棟建築物中可再利用的構件,可以運用數位化系統,將各循環材料的構件、成分、價值等資訊分類建檔,或寫入BIM資料庫,以便在未來拆解時,可以依循找出可回收再利用材料的紀錄,或媒合他處可用之建材,也就是「建材履歷」或「建材護照」的概念。換句話說,我們把建材置入一棟新建建築物的這個動作,就如同把建材「存」進建築物,把建築物當成一個銀行,這就是歐盟從2015年開始資助實驗的「建材銀行」概念,建築物生命週期結束之後建材可以取出做交易。我們都市中的每一棟建築物,其實都是建材銀行,從物質流循環的角度來看,應該需要多加利用! 許多建材仍需要仰賴「礦山」,何不從城市挖礦? 我們都知道,許多傳統建材的原料來源,都是從大地開採而來的,這裡說的主要是無機類建材,當然植物性建材不算,使用植物性建材並不會對地球環境造成不良影響,反而有正面固碳作用。然而取用大地資源做為原物料的建材,如果最後變成廢棄物而無法循環,將對環境造成負擔,也會導致地球資源耗竭。 因為建材通常用量很大,所以需要原料充足的「礦山」來支持,然而現在回收再生建材的技術也越來越進步,將營建廢棄物妥善分類處理後,可以成為多種建材的部分或全部原料,而營建廢棄物,包含裝修廢棄物,通常來自於城市,若可以成為建材原料,那就是所謂的「城市挖礦」(urban mining)了,若城市挖礦做得徹底,便有機會讓建材一直留在建築物中循環,而成為零排放、零廢棄的循環建材,以確保地球有限的資源能以循環再生、永續方式被使用。   但這邊有個前提,就是法令上對於營建廢物的回收管理辦法必須做調整,以提高營建廢棄物的回收再利用比例,形成「封閉式的回收機制」,例如環境部擬定的,以回收為導向的拆除執照與室內裝修許可審查機制,甚至是提供誘因讓材料製造商自己回收成為自己可用的原料。另外是建材系統要容易拆解,這樣可以減少拆除時所要花費的力氣與成本,提高回收誘因,這要回到設計源頭去探討。   建築產業也需要「營建廢棄物中和」 營建廢棄物中和的概念,跟碳中和與塑膠中和基本上是一樣的,是一種抵換平衡(offset & balance)的概念,即一個工地產出多少營建廢棄物,就至少必須使用多少的回收再生建材。然而絕對零廢的概念應該是產出多少的廢棄物,這些廢棄物100%都必須被回收再利用,也就是沒有廢棄物,嚴格說來,連生產建材所產生的廢棄物都要被追蹤,只是這樣的條件短期之內要達到非常困難,就如同絕對零碳排放是很難達到的一樣,因此採用「抵換平衡」的做法,是比較容易推行的。 營建廢棄物中和公式: 營建廢棄物產出量 – 所使用的回收再生建材量 ≦ 0 一個工地大約產出多少廢棄物,已經有許多學術單位做過研究統計並發表論文,成果也被環保主管機關引用做為營建工地申報廢棄物產生量的依據,大致是根據建築構造類型與面積,乘以一個廢棄物產出量系數(噸/平米),便可得出該工地的營建廢棄物產出量,新建與拆除的算法都有。 何不考慮「循環建材權」 根據調查,台灣的營建工地採用回收再生成分建材佔總建材用量比例,平均大約10%左右,若在綠建築規範裡下點功夫,例如落實LEED認證的使用回收再生建材得分要求,實務上可以拉高到30%,故採用回收再生建材比例是可以事先規劃的。 因此,在建築設計階段便可預估營建廢棄物產出量,有了廢棄物產出量的數據,便可在設計階段規劃使用相當於產出量的回收再生建材,這樣,就有機會可以實現理論上的營建廢棄物中和,若能以BIM工具來輔助,應可輕易計算。 循環經濟是一個經濟議題,需要好的商業模式,單是建築的循環就需要許多產業共同參與,若能搭配好的商業模式,將更容易推行與創造商機,就如同「碳權」與「再生能源憑證」機制,可以轉移買賣,便帶動了減碳商機,這機制以「容積移轉」來比喻,我們建築界的讀者就應該比較容易了解,這是一種非常聰明的作法,僅靠無形「資訊」的轉換,就可以解決實體上的問題,並達成讓利害關係人獲利,與環境獲益的目的。 所以也許我們也可以考慮制定「循環建材權」,去定義含回收再生成分的建材具有多少的有價「循環建材權」,讓循環建材的價值,除了本身的價格之外,還能再加上「循環建材權」的價值,以解決以往循環建材因為較貴,以及無強制要求而乏人問津的窘境,並可以讓使用較多循環建材的工地,可以將多的「循環建材權」賣給循環建材使用不足的工地,這樣必能吸引營造廠多使用循環建材,也能鼓勵建材業者,研發更多循環建材產品,來降低整體營建業的碳排,並有效減少流向環境的營建廢棄物;這也將改變建築師的設計思維,讓建築設計朝向零廢棄物產出的方向邁進。 根據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估算,營建產業若能以循環經濟的邏輯來改變設計思維、設計及使用的方式,到了2050年,有機會減少38%來自建材生產及建造的碳排,而2050年後則有機會減少56%的碳排。 循環經濟相關商業模式 跟建築業比較相關的循環經濟商業模式中,除了常見的家俱與設備租賃外,現在也有「租光」、「租溫度」、「共享」等創新商業模式,以提升材料設備的使用率(Utilization),觀念是使用者不必擁有設備或材料本身,所需要的是其功能或服務,由廠商依消費者需求,出租設備及承擔修繕維護責任,廠商在降低修繕維護成本的目的下,勢必會提供效能及品質更佳的產品,以提升使用年限,減少浪費,增加獲利。前面提到的「循環建材權」,也算是一種可以應用在建築業的創新商業模式,只是目前尚未有前例,也許社宅建案可以嘗試。 這邊要強調的是,若這循環無法讓每一方都有「獲利」或「獲益」,是循環不動的!所以,談循環營建,不能不談商業模式。目前蓬勃發展的綠能產業,除了仰賴政府的配套政策之外,不也都是由創新商業模式帶動起來的嗎? 結論 綜合以上的觀點與論述,最後整理出筆者認為台灣建築業可以走的循環營建大原則,這些原則包括:提倡循環式建築系統設計、提升回收再生建材比例、封閉式的廢棄物回收系統、建立建材銀行與建材護照制度、建立營建廢棄物中和抵換機制,以及設備以租代買等。 初期項目不宜過多,最好重點放在探討與物質流相關,或管理物質流相關的循環議題即可,因為跟建築設計與施工較直接相關,以避免推動上有太大的阻礙,同時培養循環營建相關服務廠商,之後再看實施的狀況,做滾動式調整與擴大範圍,期許在不就的未來,台灣的循環建築產業可以如綠能產業一樣蓬勃發展。   #好文推薦 建築業低碳轉型 建材業改革成關鍵 盼7年內淨零建築遍地 COP28新倡議如何實踐

MORE →
SSDC 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聯合報系《倡議家》聯合舉辦的SSDC 澄毓15 · 永續未來—淨零解方築勝局週年慶將於4月18日隆重登場

永續力拼彎道超車!澄毓15 · 永續未來 找出「淨零建築」最佳路徑

【轉載】 2024年4月15日 聯合報系《倡議家》 文/張世杰 當「淨零」變成不可逆的局勢,被視為碳排放大戶的建築業,勢必要加速脫碳。不過,大象轉身不容易,而建築業這隻「灰大象」,又該如何華麗轉身? 隨著政府陸續頒布綠色法案、淨零建築變成未來標配,創立超過15年的SSDC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與聯合報系《倡議家》攜手,將於4月18日舉辦「SSDC澄毓15 · 永續未來 — 淨零解方築勝局」,邀集4大指標企業,包含台灣水泥、南寶樹脂、台達樓宇自動化解決方案事業群、台灣鈣鈦礦科技,全面透析淨零決勝點。 「想告訴大家,我們準備好了,也帶著解答來了!」擁有20年以上的綠建築設計經驗,也理解建築業的轉型痛點,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總經理陳重仁指出,從建築的生命週期出發,「節能系統、低碳建材、智慧系統、再生能源」是淨零建築的基礎,因此集結各領域的企業強棒,為台灣尋找「淨零建築」最佳路徑。     「近零建築」提前卡位!尋找當代最佳方法論 根據聯合國統計,建築業的全球溫室氣體排放占比高達37%,且佔全球能源需求34%,顯示對地球造成的影響不容輕忽。2022年國發會發布「台灣2050淨零排放路徑及策略總說明」後,雙北率先響應,包括新建的公有建築要滿足「近零」,並鼓勵民間建築跟進。 所謂「淨零建築」,是指達到碳平衡的建築,至於「近零建築」,從字面上意思,就是碳排放接近平衡的建築。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總經理陳重仁提到,以國際氛圍來講,目標2050年必須新建築、既有建築都要達到「淨零建築」,但門檻其實相當高,因此包括台灣在內,短期目標是新建築至少符合「近零建築」標準。 「建築生命週期產生的碳排放,其實已經有明確的方法學,但觀察到許多業者其實還不清楚。」陳重仁舉例,一棟建築在施工階段衍伸的碳排,稱為「蘊含碳」,這在學術圈其實不稀奇,但對於產業圈是新課題,包括聯合國都在倡議「蘊含碳」必須重視,這也涉及碳追蹤、低碳工法、低碳建材。     當理解「蘊含碳」,接下來是方法學。陳重仁表示,這必須透過推廣及教育訓練,並研發低碳建材、低碳工法,才能幫助整個建築業降低「蘊含碳」,因此這次邀集的4家企業,都是跨領域的專家,除了通用性的材料及工法,甚至是非傳統建築領域的數位系統、光電能源,讓產業界可以實際運用。 然而,說服採用新的材料及技術,又是另一大課題。「我們試想一下,未來高碳排的建材或設備,有高機率被增加碳費或碳稅,低碳商品的競爭力就出來了」陳重仁觀察,確實許多開發商的疑慮點,第一是成本墊高,第二是技術是否可靠,但在全球的趨勢及局勢下,「我們至少勇敢跨出第一步,不應該是觀望及猶豫」。   從低碳建材出發 「蘊含碳」不會大哉問 如何解決「蘊含碳」,建材扮演重要角色,透過採用低碳建材,讓建築在興建過程中,把產生碳排儘量減少,而主要常用建材,不外乎是水泥、防水材、塗料等。 作為國際級指標的水泥供應企業,台灣水泥早已佈局淨零路徑,除了積極投入綠色能源、永續儲能,近年推出的低碳水泥,可比傳統水泥降低至少15%的碳排,是低碳建材的最佳利器之一,台泥公司也訂定目標,到2026年全部只生產及銷售低碳水泥及混凝土。 「永續發展是一個信仰,也驅使台泥持續前進。」台灣水泥資深副總經理呂克甫形容。事實上,水泥變成混泥土,多少會產生碳排,「把水泥的碳排降至最低,又能維持強度及品質」信念,促使台泥的低碳水泥,能夠在這個世代超前部署。     另一方面,建築的內外層塗料,必須兼顧耐用及耐候,以往強調對人體的身體健康,現在更必須是對環境健康,南寶樹脂在永續低碳的建材與塗料,已開始具備一定商業規模,而在2017年揭幕啟用的南寶樹脂第一座綠色廠區越南大登廠,也在澄毓的規劃設計下,獲得LEED金級認證,彼此也結下緣分。 「綠色製造是一種責任,許多品牌及廠商也開始意識這件事。」南寶樹脂執行總經理吳順興指出,綠色技術需要過程,南寶樹脂在國際有許多廠區,當地法令走的非常快,也促使投入永續技術,旗下的綠色產品訂單也持續增加,開始往好的方向,未來要把供應鏈由「長」變「短」,讓永續更貨真價實。     「營運碳」也要兼顧 低碳建築雙管齊下 除了「蘊含碳」,建築的使用期間,也會產生碳排放,像是空調、照明、水電…等,就是所謂的「營運碳」,以往倡導隨手關燈、節約用水,但必須透過更強大的整合及技術,才能打造真正的淨零建築。 在工業自動化領域深耕多年的台達,旗下成立台達樓宇自動化解決方案事業群,已是台灣標竿級的綠色工廠、綠色商辦的助攻手,除了協助重建的那瑪夏民權國小、具備LEED既有建築白金級認證,台達近期落成的總部,更獲內政部最高等級「1+建築能效標示」,成為台灣首座近零碳建築認證的新建築。 台達樓宇自動化解決方案事業群副總經理江文興提到,從智慧建築、智慧社區,最終到智慧城市,必須打造完整的生態鏈,透過系統級的解決方案,像是儲能、充電、自動化設備,建築變得夠智慧,可以更有效的節能,讓新建物、既有建物,都能在淨零未來上不缺席。     台灣積極推動能源轉型,2023年5月立法院三讀通過「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修正草案,明定新建、增建或改建「建築」的屋頂,必須設置一定比例的太陽光電設備,但相較於在屋頂建置太陽能板,許多歐美日國家有更創意形式,像是跟建築的裝飾與設計整合,例如磁磚、窗戶與裝置玻璃等,創造更多效能。 鑽研鈣鈦礦領域的台灣鈣鈦礦科技董事長陳來助指出,鈣鈦礦具備原料易取得,在維持發電效能的同時,具備可塑型、可透光的優勢,被稱為「可曲折太陽能電池」,日本已經設定為重點開發產業項目,而這項技術台灣同樣擁有,在淨零路徑上創造許多的可能性。     淨零規範又快又急 建築產業必須「彎道超車」 2024年4月3日的花蓮強震,讓各界再度想起「921大地震」,當時慘痛的傷亡,迫使政府全面提高建築物的耐震係數,可謂台灣建築業的一大轉折;時至今日,在全球淨零的趨勢下,「淨零建築」的驅使,可預期是台灣建築業的第二大轉折。陳重仁也認為,兩者的共通點,都在於社會大眾的安全。 他表示,相較於地震的瞬間災變,因為碳排加劇的氣候變遷,或許造成的影響不急迫,但造成的範圍及層級卻更廣,甚至比地震還要嚴重,此外,這次淨零碳排的相關法令,對於建築產業是「又快又急」,如果產業反應不及,就會無所適從,也是這次舉辦座談會的最大目的之一,為大家找到解方及方法論。 「SSDC澄毓15 · 永續未來 — 淨零解方築勝局」將於4月18日登場,將安排4大專題演講,包括「低碳水泥供應 助攻低碳建築」、「創新循環建材 佈局淨零未來式」、「從數位科技 驅動近零碳建築」、「新型太陽能光電應用 形塑未來建築」,藉由建築業的媒合及交流,及早找到「淨零建築」最佳路徑。

MORE →
陳重仁談低碳建築

從國際碳控產業 談台灣低碳建材的趨勢發展

【轉載】 2024年3月29日 住展雜誌 文/陳重仁 建築業對於淨零議題,目前反應如何?有在做準備嗎?購屋者在意嗎?我們之前常可以聽到一些聲音:建築業碳排很高但都沒人管,建築業要加油,營建業最脫隊……。 但是現在在上游相關供應鏈被要求減碳,以及新營建減碳政策的要求下,建築業也開始緊張了,若不配合,未來蓋房子代價會更高了。建築業跟台灣其他許多產業不同,台灣大部分的產業,多仰賴外銷,也就是把產品在台灣生產好,然後賣到國外。後來產業外移,變成在大陸或東南亞等地方製造,再賣到全球各地。但建築業就不一樣了!   建築幾乎不可對外輸出 若把建築業想像成製造業,建築物就是產品,建築開發者就是產品開發者,建築師等設計單位就是產品設計師,營造廠就是產品製造廠,建材商就是零件供應商。 然而,跟製造業相反的是,建築業是個很本地化的產業,除了設計與技術之外,幾乎不可能對外輸出;建築物都是高度客製化的產品,也受當地法規的規範,所以我們不會把房子建好搬到國外賣。但是, 材料可能從國外進口, 根據調查,國內建築物使用本地建材的比例大約是10至20%之間(從原料端起算),高的話可達30%左右,也就是說,大部分的建材原料是進口的,即便是水泥與鋼鐵。註1 所以,建築業跟其他產業幾乎是倒過來的。因此,對於碳排的要求,製造業要輸出就得面臨國際規定,例如歐盟碳邊境關稅,而建材進口,只要台灣政府不要求,廠商當然無須配合,除非是該廠商已經是國際大品牌,配合國際減碳要求已經有所做為,碳數據也有揭露。   碳控產業有區域差別 那麼, 建材業是否屬於碳控產業?所謂碳控產業,就是必須被監管控制的高碳排產業,每個國家或區域的碳控產業,會根據該區域的產業特性而有所不同。 歐盟於2023年10月試行, 2026年正式實施的「碳邊境調整機制」CBAM,初期管制碳洩露風險較高的五大高碳排產業:水泥、電力、肥料、鋼鐵、鋁業;大陸官方2021年起定義的八大碳控產業包括:石化、化工、建材、鋼鐵、有色金屬、造紙、電力與航空;台灣環境部則鎖定每年碳排超過2.5萬噸的「排碳大戶」,產業涵蓋:電力、鋼鐵、造紙、煉油、石化、水泥和電子產業等。 台灣的建材領域不是沒有在關注這塊, 但大多聚焦在「健康綠建材」議題。內政部建研所定義的「綠建材標章」有四大類別:生態、再生、健康與高性能,申請綠建材標章的業者,大多申請健康綠建材這個類別,大約佔八成以上,高性能次之,生態與再生綠建材則寥寥無幾,再生綠建材僅占約7%。跟建材的碳排直接相關的標章類別 是「生態綠建材」與「再生綠建材」,因為使用生態建材與使用含回收再生材料建材,碳排放是比較低的。 然而政府為了加速推廣低碳建築,目前也鼓勵建築業採用「低碳建材」,但因為低碳建材的判定條件,跟生態綠建材與再生建材有點重複性,所以目前不將低碳建材列為綠建材標章的一個單獨類別,而是以「低碳工法與低碳循環建材」評估制度,來做為初步官方認定機制的試行辦法,可讓業者盡早進入低碳建材市場,免去正式綠建材標章較複雜嚴謹的審查機制所產生的門檻與等待時間。註2   公共工程帶頭先行 目前政府為了加速營建工程的減碳成效,規定從今(2024)年起,一定規模以上公共工程必須實施工程碳盤查,並在電子決標系統裡新增「減碳」欄位,減碳數據目前會先以業者自我宣告為主,之後會接軌歐盟碳邊境調整機制。 因此,建材產業必須在短時間內,讓建築師在設計階段有低碳材料供選擇,包括營造廠在材料採購階段也要能買得到低碳材料,政策上由公共工程帶頭,再來影響私人工程,再逐步讓台灣建築業走向低碳淨零。然而,低碳建材可能在推廣初期由於尚未普及與達到量產規模,價格是較高的,但以目前公共工程來說,低碳環保建材可以有10%的價差,以避免傳統採購法思維導致新的低碳環保建材無法進入公共工程。 未來住宅建案在低碳建築議題將如何發展,接下來會有一系列的文章為讀者說明。   註1:本地建材定義,是從建材原料開採地起算,距離工地五百公里範圍內的建材,這跟目前碳盤查追朔到原物料來源的精神是一樣的,因此建築物提高使用本地建材比例是相較低碳的。 註2:低碳工法與低碳循環建材評估制度與使用方式以官方公告內容為主,詳情請參考內政部建研所網站。   #好文推薦 面臨下一代生死存亡關鍵 陳重仁:拚減碳先不要問好處 什麼是綠建材?四大綠建材一次看 盼7年內淨零建築遍地 COP28新倡議如何實踐 SEE GREEN 電子報 我們提供綠建築、淨零碳排、永續ESG相關文章。 點我訂閱電子報,您的關注與影響力,代表一份獨一無二的力量,讓我們一同為永續未來而努力! 

MORE →

減碳趨勢又快又急,該如何應對?陳重仁:兩標章結合,助建物早脫碳

【轉載】 2024年5月號    住展雜誌 文/陳重仁 由於國際呼籲解決氣候議題刻不容緩,各國都有責任,而建築業貢獻全球碳排約40%,建築物的減碳便是當務之急。 聯合國也呼籲各國應實施建築能效分級制度,近年政府公告實施的「建築能效標示」與「低碳建築標章」制度,乃是因應這國際減碳趨勢而生,包括今年起一定規模以上的公共工程也都要實施工程碳盤查,這些制度的上路來得又快又急。建築能效標示除了有針對一般建築物的標準之外,也有針對住宅的能效標示標準,共分八個等級,最高等級為 1+ 級。   未來民眾購屋參考兩大標章 在制度上未來建築能效標示會跟綠建築標章的日常節能指標結合,也就是說,有申請綠建築標章的場合,需要同 時計算建築能效,在取得綠建築標章時同步取得建築能效標示,當然建築能效也可單獨申請,新舊建築都可申請,目的是盡早將建築能效標示普及化,屆時就像空調、冰箱的能效標示一樣,大部分的建築物都會有建築能效標示,購屋者買房時,也可作為購屋條件參考。 目前建築能效制度已經開始透過「地方自治條例」納入建管審查要求,有部分地區的建案已經被要求必須取得一定等級的能效標示;未來建築能效將全面法令化,未達一定等級能效的建築物是無法取得建照的。   低碳建材、工法將成市場寵兒 上述的「建築能效標示」,看的主要是建築物使用階段的電力使用(目前尚不計算非電力能源,例如天然氣與燃油),其所產生的碳排稱為「營運碳 」(Operational Carbon),但就建築物生命週期來說,還有建材製造生產、施工、维護保養、拆除等階段的碳排,我們稱作「蘊含碳排」(Embodied Carbon)。根據國際能源署IEA的調查,建築物的全生命週期總碳排,營運碳約佔四分之三,蘊含碳約佔四分之一。 針對最新公告的「低碳建築標章」,主要處理的就是蘊含碳排,主要檢討建築物中各種建材與工法在建築物生命週期的碳排放量;整體碳排放量越低,標章等級就越高,目前低碳標章分級制度比照建築能效標示,共分八等級,最高等級為1+,這將成為帶動營建產業走向脫碳的重要機制,未來低碳建材與工法也將成為市場寵兒。 另外一方面,政府也需要有相關較細緻的政策配套,鼓勵廠商研發更多的低碳建材與低碳工法,來支持低碳建築市場(目前有低碳建材認可機制),以及充實建材工法碳排數據資料庫,方便建築師在設計階段參考採用。   申請低碳標章估造價相抵 以目前住宅建案市場來說,搭配政策誘因的認證標章,如綠建築標章、智慧建築標章等,幾乎已經成為每個建案的標配,未來能效標示若進一步申請,考量能效標示與綠建築標章的日常節能指標内容有很多地方重疊,許多成本已被估算在綠建築標章內,例如高效能空調與廚房設備等,在能效標示部分就不應重複估計。 至於低碳建築標章部分,低碳設計通常反應主結構減量與輕量化設計,反而應該是節省成本的,就算使用一些較貴的創新低碳建材工法,也多在非結構體部分,所以合理上來說一來一往整體造價要控制在沒有增加的情況。 在建案規畫初期尚未進入細設,可能無法知道確切設計内容與相關工程項目的估算價格,但是以上比例可以做為 總預算編列方向,在工程項目做合理配比,之後發包施工時截長補短來控制預算即可。 在國際淨零趨勢的驅動下,相關政策來得又快又急,連金融業與公共工程都動起來了,進步速度一向緩慢的傳統建築業,短期也許會適應不良,不過對眼下面臨各種危機的建築業來說,又何嘗不是一種轉機。 #好文推薦 面臨下一代生死存亡關鍵 陳重仁:拚減碳先不要問好處 從國際碳控產業 談台灣低碳建材的趨勢發展 盼7年內淨零建築遍地 COP28新倡議如何實踐 SEE GREEN 電子報 我們提供綠建築、淨零碳排、永續ESG相關文章。 點我訂閱電子報,您的關注與影響力,代表一份獨一無二的力量,讓我們一同為永續未來而努力! 

MORE →

邁向淨零碳排.健康福祉.企業ESG永續指數一綠建材標章產品

【轉載】 2023年12月 《安全&自動化(a&s TAIWAN)》雜誌2023冬季版 文/社團法人台灣幸福健築協會總顧問 江哲銘 綠建材標章自2004年開始受理標章以來,以「人本健康.地球永續」的核心價值推動台灣建材產品優質化,幫民眾把關以確保建材的品質與性能,並帶動建築營建產業技術升級與國際接軌。 生活好產品:綠建材標章確保優質品質 綠建材標章制度以四大分類:生態綠建材、健康綠建材、高性能綠建材與再生綠建材,在建築與建材全生命週期中,從資源採取、製造、使用與性能提升及循環再生不同階段,分別由產品特色與性能供建築產業廣泛使用,並協助綠建築標章、建築技術規則與綠色採購等政策制度發展。綠建材標章開始受理至2023年10月底止累計核發3,520件標章(2636件健康、13件生態、328件再生與543件高性能),涵蓋25,576種產品,目前已成為國内最重要之優良建材識別標章之一。綠建材標章的申請和核發數量持續穩定成長,近4年每年皆約有250件產品取得標章,在疫情影響下2022年的通過標章數量更超過300件,申請標章數量不受疫情影響而持續增加,顯見綠建材標章的品牌價值已經獲得廠商和消費者廣泛的認同。 此外,内政部國士管理署發佈「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編第321條有關綠建材之規定,已修正發布自2021年1月1日施行,規定供公眾使用建築物之室内綠建材使用率需達60%、戶外地面材料使用率需達20%以上,也有效推廣應用至建築與室內裝修設計產業,讓國人意識到建材對於居住健康及地球永續的重要性,因此,綠建材標章逐漸受到各界的高度重視,也在產業界引起廣大的支持與迴響。     綠建材共同承擔淨零碳排、健康福祉與氣候調適責任 面對國際氣候變遷的急迫,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6次締約方大會(UNFCCC COP26)建議採取積極的氣候行動,將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在2030年前減半,並在2050年達到淨零。有鑑於此,行政院在2022年3月正式公布「台灣2050淨零排放政策路徑藍圖」,提供至2050年淨零之軌跡與行動路徑,促進關鍵領域之技術、研究與創新,引導產業綠色轉型,帶動新一波經濟成長。而內政部建築研究所亦積極將我國2050淨零排放路徑目標納入建築相關制度,包括建立「綠建築標章之建築能效評估標示系統(BERs)」,完成並公告「綠建築評估手冊–建築能效評估系統」,研議「低碳(蘊含碳)建築評估制度(LEBR)」等,以及協助我國建築營建產業淨零轉型之各項政策與研究課題。而其中,「綠建材標章制度」即是推動與達成台灣2050淨零排放路徑目標的重要標章制度之一。 綠建材以生命週期來看,可作為淨零碳排與循環經濟之「生態綠建材」、「再生綠建材」,可直接對應至綠建築標章、低蘊含碳建築與建材、循環經濟;在設計使用階段之「高性能節能綠建材」可對應綠建築標章、建築能效評估標示系統;「高性能透水綠建材」可對應綠建築標章、建築技術規則;「高性能防音綠建材」可對應綠建築標章、建築技術規則;「健康綠建材」則可直接對應綠建築標章、環境部室内空氣品質管理法、建築技術規則等;而綠建材之一般通則,則可直接對應至「永續經濟活動認定」(歐盟永續分類法、金管會永續經濟活動認定參考指引)之環境目的。   選擇綠建材標章產品,推動永續發展和綠色經濟的實現 為達成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與2050淨零目標,全球開始以「綠色金融」之永續報告書(Environmentㆍ Social、Governance,ESG)作為達成永續發展目標之評估方式,並同時以「淨零碳排與健康福祉及公司治理」來達成永續發展目標,並降低氣候風險所產生之損失。 綠建材標章產品符合ESG永續指數,從綠建材共通的基本要求上瞭解,其所強調「對環境無衝擊影響,對人體健康無害,並提供安全與產品品質」的原則,為所有綠建材標章產品的通則要求。綠建材標章四大分類則可對應SDGs永續發展目標與ESG永續指數,例如,「生態綠建材」(固碳)與「再生綠建材」(低碳循環)及「高性能節能綠建材、高性能透水綠建材」(減碳)即可對應「環境」(Environment)項目:「健康綠建材」(健康)與「高性能防音綠建材」(安全舒適)即可照顧居住者之「健康福祉」(Social);而整體綠建材產品對應至企業組織則可進一步發展「公司治理」(Governance),可直接因應企業之永續指數(ESG)善盡永續職與社會責任,讓綠建材產品帶動整體綠色金融產值。   面對氣候變遷的衝擊影響,綠建材標章產品已考量建築材料的安全健康對於室内環境品質的確保,透過標章可以選擇無害或低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s)的建材,如低揮發性塗料、無甲醛的木材和無毒性的地板材料等,有效減少室内空氣中有害物質的濃度,改善室内空氣品質,並降低對人體健康的潛在風險。其次,考慮綠建材的永續性有助於減少對自然資源的消耗和環境的影響,可選擇來自可再生資源、回收材料或具有高回收率的綠建材,如綠混凝土、永續木竹材料、輕質粒料等,可以降低碳足跡、減少能源和資源消耗,並減少對生態環境的衝撃。透過將綠建材的安全健康性和永續性納入建築生活環境中,不僅可以實現空間的永續目標亦可結合建材的永續分類經濟活動,促進綠色供應鏈和綠建築市場的發展,推動永續近零建築的普及。 為了創造健康、舒適和永續的建築環境,我們應該優先考慮選擇安全健康且永續的建材,並將其納入建築環境設計的整體策略中,確保符合健康標準,同時可推動永續發展和綠色經濟的實現。   #好文推薦 建築業拚碳轉型!低碳綠建材蔚為趨勢 什麼是綠建材?四大綠建材一次看 建築業如何邁向永續循環? 掌握7原則讓建材減碳又循環 SEE GREEN 電子報 我們提供綠建築、淨零碳排、永續ESG相關文章。 點我訂閱電子報,您的關注與影響力,代表一份獨一無二的力量,讓我們一同為永續未來而努力! 

MORE →

「淨零建築」最佳起手解方在這裡!澄毓集結企業強棒 要讓建築業「一碳就淨」

【轉載】 2024年4月29日 聯合報系《倡議家》 文/張世杰 響應世界地球日,每年4月堪稱永續圈的精彩月份,各產業的永續倡議百花齊放,面對刻不容緩「淨零建築」課題,SSDC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與聯合報系《倡議家》攜手,舉辦「SSDC澄毓15 · 永續未來 — 淨零解方築勝局」,集結4大指標企業,包含台灣水泥、南寶樹脂、台達樓宇自動化解決方案事業群、台灣鈣鈦礦科技,全面解析淨零建築。 「要達到2030、2050淨零目標,現在就要開始綠色零碳設計!」以建築生命週期的獨家角度出發,拆分成興建期的「蘊含碳」及營運期的「營運碳」,讓任何碳排都無所遁形,從前端的零碳設計,到低碳建材、低碳工法、節能系統、智慧系統,甚至最具潛力的國際光電趨勢及商機,全方位助攻建築業「一碳就淨」。   2050淨零建築的「硬」目標 澄毓:現在就要開始零碳設計 面對2050淨零大趨勢,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總經理陳重仁點出關鍵項目,包括建築能效倍增、再生能源三倍、2030年新建建築淨零、2050所有建築淨零,而要達成這個終極目標,需要「建築能效設計」、「低蘊含碳設計」、「再生能源設計」、「整合式新能源系統設計」。 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規劃,期望2030年所有公有新建建築,都能達到建築能效1級或1+(近零碳建築)。陳重仁表示,以建築生命週期來看,減碳需兼顧興建期的「蘊含碳」及營運期的「營運碳」,澄毓除了擁有一千多件綠建築設計案經驗,更訂立低碳綠色開發戰略,讓淨零建築可以更快速更扎實。   「要達到淨零目標,建築物可以自行發電,不僅可提升建築面對天災人禍的韌性,更有助淨零之達成。」陳重仁舉例,如果在建築的立面安裝太陽能板,面積效益會是只在屋頂建置太陽能板的10倍以上,而要達到2030、2050淨零目標,預計2030年完工的建案,從現在就要開始綠色零碳設計。 擔任座談會主持人的KPMG安侯永續執行副總經理林泉興提到,未來全台建物申請綠建築容積獎勵,需同步取得建物「興建」階段的「低碳建築評估認證」、建物「使用」階段耗能的「建築能效標章」,預計今年7月上路。 林泉興表示,大家理解巧婦無米之炊,低碳建材、低碳工法、節能系統、智慧系統、再生能源,都是建築業低碳轉型的關鍵,尤其,現在外界最關注的收取碳費課題,建築業如何減少範疇一(直接排放)、範疇二(間接排派)的最多碳排,數位整合就扮演關鍵因素。   翻轉碳排是水泥的必然之惡 台泥:2026年100%產銷低碳水泥 任何建築脫離不了水泥,台灣水泥資深副總經理呂克甫形容,碳排可謂水泥必然之惡,在生產水泥的過程中,即便採用百分百生質燃料、綠電,但化學分解產生的二氧化碳,仍佔整體製程達60%,雖然水泥是高碳排,是否就不要採用?他以存在近二千年的羅馬萬神殿為例,水泥的使用壽命長,耐候性也比鋼結構好,台泥一直努力降低碳排,包括低碳水泥的標準訂定催生。 台泥去年推出卜特蘭石灰石水泥(IL),即為「低碳水泥」,相較於市面上常見的卜特蘭I型,減碳達15-20%,同時業界關注的強度,卻完全沒有減少,台泥預計2026年全面以低碳水泥替代卜特蘭I型。 而在產品的背後,也強調綠色製造。呂克甫表示,台泥持續深耕「低碳建材」、「資源循環」、「綠色能源」,像是位於花蓮海拔一千公尺的和平礦場,就採用超低碳排軌跡,礦山內擁有3個豎井,破碎機也在山洞內,開採的石灰石以豎井自然沉降方式代替傳統卡車運輸出料,不但環保安全,碳排也低很多,民眾行經台九線也不知道這座礦山在開採。 呂克甫也說,鄰近的和平電廠,也是全世界唯一沒有規劃灰塘的燃煤火力電廠,一年產生近30萬公噸的煤灰,都送至緊鄰的台泥和平水泥廠替代水泥生產原料去化,這是台泥在25年前規劃做的事,台泥持續協助廢棄物清理,未來也會強化營建廢棄物資源再利用。 面對未來的淨零目標,呂克甫指出,台泥2020即參與國際減碳倡議「科學化基礎減碳目標(SBTi)」,雖然進度超前,但2030年要較2016基準年降低近28%的碳排,這對水泥廠是不得了的事,「希望大家都知道減碳的急迫性,因為只有台泥做很好也沒有用,期待大家一起做」,才能實現真正的永續未來。   助攻淨零建築 南寶:低碳與生質降低對石油化學品的依賴 南寶樹脂塗料事業總處執行總經理吳順興表示,2014年規劃第一座綠色廠區越南大登廠時,開始加速對於綠建築的認知,也體現在產品面上,除了低碳製造,更要強調再生,打造一個循環生態系,因為建築在施工面、材料面的「蘊含碳」,是許多建築業者需要克服的,南寶就要扮演助攻低碳的角色。 吳順興提到,近年南寶積極開發生質原料,像是「腰果酚(Cardanol)」是從天然腰果殼油提煉而成,來源具備可持續性,製程也產生較少碳排,降低對石油化學品的依賴,而用於建築鋼構系統的防蝕、防火塗裝,南寶都已經添加了這樣的材料。 「因為有了減碳這件事情,我們去落實之後,更多上下游的夥伴會認同你」吳順興表示,南寶早期推動低碳策略的時候,從廠內到客戶端,都會有不同聲音,但最後事實證明,因為走了永續低碳的路,南寶開始慢慢茁壯,去年整體的銷售營業額達到206億元,綠色產品的營收就大概佔整體的67%。 台灣碳權交易所國際碳權交易平台於2023年12月22日正式啟動,南寶成為首批碳權交易買方並獲頒首購證明的企業,南寶除了調整塗料、黏著劑的配方,採用回收及生質原料,降低產品的碳足跡,也協助回收廢棄物、重新再製,達到循環生態系。 最後,吳順興表示,以往許多前輩都說,要走大家沒做的路,別人才不容易競爭,但他認為可以再修正一下,永續這條路一定要有大家的陪伴,就可以越走越遠。   邁向淨零建築 台達樓宇:只要願意,數位整合的投報率不容小覷 淨零建築的趨勢不可逆,又面臨什麼樣的挑戰?台達樓宇自動化解決方案事業群副總經理江文興,引用聯合國的建築氣候追蹤系統(Global Buildings Climate Tracker)數據,指出全球淨零建築進展,有多項指標進程緩慢;而降低隱含碳的困難,世界綠色建築委員會(WGBC)指出,包括「意識和市場需求」、「專業能力和技術」、「政策和規範」、「產業技術」、「經濟效益和商業價值」。 位於台北市內湖科技園區的台達電企業總部台北瑞光大樓,因為透過節能診斷及改造,成為台灣第一座既有建築改善類「鑽石級」認證的中層辦公建築,話鋒一轉,江文興表示,「我們最常被問到,這樣的改造投報率多少?」。 江文興接著說,此案送進董事會,常被問到投報率會多快,「我們自己答案3年半」,從原本很一般的建築,到改造完拿到多項頂級標章,意味著「只要你願意做,數位整合能幫你省到錢」。 另外,台達北美加州總部,節能設計不僅考量其氣候、地理環境的特點,獲得LEED零能耗(Zero Energy)認證的綠建築,江文興提到,此案原本未達到淨零標準,主要是設置大量充電樁,但透過新建太陽能停車棚、儲能系統優化,讓每年可產生的再生電力,大於建築自身用電量,成為真正的淨零建築。 台達樓宇的解決方案,從智慧建築、健康建築、低碳建築,到整體的智慧園區;關於外界關心的數位整合,江文興也建議,新建建築、既有建築的思維是不同的,先把舊系統釐清,能更快梳理怎麼做,也可用碳投報率去思考,智慧系統可以是長遠的正向價值,做綠建築不是只做綠,還有對抗未來極端氣候。   建築拼淨零需要自發電 台灣鈣鈦礦:建築業未來等於能源業 「我們已經進入碳中和的時代。」台灣鈣鈦礦科技董事長陳來助表示, 由國際能源總署(IEA)發布2050淨零路徑顯示,在2030年的新售電車60%為電動車、新建築要是零碳建築,到2050年則是全球近70%電力來自太陽能與風能、超過85%建築為零碳建築。 陳來助提到,台灣立法院已三讀通過「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修正案,訂定未來新建、增建或改建達一定規模的建築,需建置一定比例的太陽能光電,「在零碳建築的目標下,建築業就等於能源業」,未來建築要具備再生電力的儲能,白天日照充足時,太陽能板為電池充電,陰天或夜間沒有陽光,電池就供電給住戶使用。 他進一步點出,零碳建築的趨勢,是極大化建築自供電比例,就要做到「提升能源使用效率」、「增加可發電區域」、「提高發電效率」;而要提升可發電區域,最佳解方之一,就是讓建築物的立面也能發電,以往太陽能板設置在屋頂,造成發電區域有限,若建築物的窗戶、牆面也是裝設太陽能板,就能解決這問題。 第三代太陽能電池「鈣鈦礦」,具備高發電效率、透光、可塑性高的特點,解決傳統太陽能板在建築應用上的痛點,包括日本已經專注開發這項技術,並定調為國家級的產業發展項目,藉此提升國家競爭力。 「未來的零碳建築,窗戶可以發電,牆壁也能發電。」陳來助認為,鈣鈦礦可以是光電技術的新願景,也是淨零碳排的新商機,讓「建築業就等於能源業」願景不再遙遠。  

MORE →

運動場館也必須是綠建築

【轉載】 2024年4月25日 中華民國超級馬拉松運動協會季刊 文/ 陳重仁 地球已經進入氣候緊急(Climate Emergency)階段,全球氣候災難頻傳,聯合國在近年來每次的氣候大會(COP),也都呼籲各國應該積極全面減碳,以減緩地球升溫所帶來的氣候災害,因此設定了 2050年要達到淨零碳排的大目標,在去年的氣候大會COP28中,也訂下了2030年再生能源產能提升兩倍和能源效率增加一倍的短期目標。人們享受科技進步所帶來的生活方便,以及所有的享樂活動同時,都會造成碳排,因此,減碳已經是所有地球公民的責任,尤其是發達國家。   目前距離2050年只剩下不到30年的時間,距離2030年更只剩下6年時間,政府多年前已經開始提倡的節能減碳活動,除了要求碳排放量高的製造業減碳之外,也包括學校、商場、辦公室以及住家等建築等在使用階段所產生的碳排,之後連蓋房子都要計算碳排了。 2050淨零碳排的影響範圍是全面性的,目前國際上包括體育賽事等,除了加強永續環保措施之外,也都需要計算碳排。國際上最早啟動永續議題的體育活動,便是奧林匹克運動會,2000年雪梨奧運,是奧運比較正式全面性地在硬體建設導入永續設計,從此之後,每屆的奧運會場,規定都要導入永續設計,場館都要是綠建築。 當年在建設奧運會場時,便開始把多項環保與節能減碳設計融入奧運場館與相關設施的設計,以及考量到舉辦賽事後如何因應賽事高峰期後的需量降低,而轉換營運方式,以持續經營以及避免空間運用的浪費,例如奧運主場館的設計,設計容量是11萬人,是現今最大的奧運主場館,透過部份的活動式建築與座位設計,讓場館可以因應需求改變容量;主場館周邊的夜間照明,幾乎都是透過精巧設計的太陽能整合式照明設施與儲能系統,達到近乎100%再生能源供電。會場也盡可能收集雨水,以供沖廁與澆灌、清潔等用途,以及避免大雨產生的暴雨逕流將汙染物沖刷至附近的水體。 雪梨奧運會場另一個亮點是在他的選手村。雪梨奧運選手村在規畫的時候就想到,奧運結束後,不會有大量的選手進駐,因此必須考慮日後的轉型經營,以免增加日後營運單位的負擔,便設計成日後可以轉成不動產銷售的模式,在基地規劃的時候分區規畫,有些區域是要保留仍是選手村,有些區域則是之後可以銷售;建築設計部分採用獨棟透天或連棟方式設計,採用類似住宅的平面設計,而非像一般宿舍,除了讓選手住在裡面可以有社交活動之外,日後也容易轉變成可銷售建案。這些選手村的房子,每戶屋頂都有太陽能板與太陽能熱水器,選手村也用收集的雨水供應給每戶作為沖廁與澆灌使用,連選手村內的公園都使用回收水澆灌,簡單說,這裡的每一棟房子都是節能減碳的綠建築。 自此之後,每一屆奧運會場區的規劃設計,都必須考量綠色設計,每一棟運動場館也都要是綠建築。2012年倫敦奧運主場館,甚至考量了循環經濟,在奧運會期是一個可容納8萬人的場館,之後減少為25,000人,設計上是由中心一個25,000人的永久場館,外圍架設有一個可拆卸的輕鋼構作為附加55,000座位的看台,這看台將在奧運會結束後可被拆除於他處再利用。 回到國內,目前新的體育場館與運動中心,因為是公共程關係,均必須取得綠建築標章,但是仍有許多老舊運動場館,仍非綠建築,甚至相當耗能,部分原因是委託經營單位在硬體上的權利義務關係,缺乏節能改善的機制與誘因,這是一個國內體育界必須思考的地方,看可以如何提升每座運動場館的能效,或是提高再生能源的使用率。政府已於前年公布了建築能效標準與計算方法,因此在方法學上面已經有所依據,新建場館法規上已有要求,唯既有場館的能效改善,仍需體育界人士與主管機關一起努力。 國內的運動賽事碳盤查方法學,已經由台灣超馬協會與清華大學開發完成,並且已獲得環境部認可,所以我們可以立即做的,是幫每一場運動賽事進行碳盤查,進而逐漸減碳,以及減少賽後廢棄物的產生量,以跟國際賽事接軌;當我們參與每一個運動賽事,無論是路跑或球賽等,也都必須把減碳作為,以及減少無謂的資源消耗放在心上,為地球環保與降溫做出貢獻,給後代子孫保留一個健康的地球。

MORE →
循環建材

建築業如何邁向永續循環? 掌握7原則讓建材減碳又循環

在全球淨零浪潮快速推動之下,強調可重複利用、節能、減碳、健康的「永續設計與循環經濟」成為各行各業低碳轉型,邁向2050淨零碳排的重要路徑之一,建築產業也不例外。   #什麼是循環經濟? 循環經濟是一個資源可以回復、可再生的經濟跟產業系統,使用再生能源,拒絕無法再利用的化學原料,藉由重新設計材料、產品,從製程面入手,以及透過商業模式來消除廢棄物。相較於「搖籃到墳墓」的線性經濟,產品一旦生命週期結束後就被丟棄,循環經濟變成可循環的概念,從原料的開採、生產、製造、使用、丟棄、再回到生產製造,會這樣一直循環下去,在設計上更重視資源的使用效率。 運用更少的資源,創造更多的價值,以確保地球有限的資源,能夠以循環永續的方式來被重複利用,循環經濟的終極目標是零排放、零廢棄,產生的副產品不會被當作是廢棄物,可以成為新的生產周期原料跟素材。   #NIKE循環運動鞋,整雙鞋重新設計 從2008年起,運動品牌NIKE運用循環經濟的概念,重新設計產品,推出鞋底材料含有至少50%再生製程廢料的Nike Air球鞋;2020年,新款NIKE Air鞋底採用90%以上的再生製程廢料,且北美洲Nike Air MI工廠已100%採用再生能源。另從產品設計著手,鞋子都可輕易拆解,相同的部位盡可能採用相同材料,助於回收再製作業,讓每種材料在自己的範圍內循環,整雙鞋子的循環度大幅提升。 傳統上來說,鞋很大部分是化工產品,除了布以外,鞋墊黏著劑、接縫膠處皆容易有逸散性物質,因此球鞋出廠前,NIKE會嚴格控管鞋子的VOCs(揮發性有機化合物)逸散量,球鞋下產線前,以甲醛測試器測量其VOCs值,若有超標,整條線上的產品就不會出貨。重新設計的鞋子,因為要容易拆卸,用膠的須量大幅減少,也大幅減少揮發性有機化合物逸散的機會,從這裡可以看出大品牌的價值主張,這部分類似於健康綠建材的揮發性物質逸散率都要非常低的道理一樣。   #循環綠建材,有助降低隱含碳排 根據《2022全球建築產業碳排放概要》指出,建築物碳排占全球碳排近四成,其中,包含建築日常使用過程的碳排放(簡稱「營運碳」),以及建材生產運輸、建築營造施工、建築更新修繕、建築廢棄拆除等其餘生命週期內所產生的碳排放,稱為「隱含碳或蘊含碳」(Embodied carbon)。 比起營運碳,占比約27%的隱含碳經常被忽略,那該如何透過循環建材策略,有效降低建築物生命周期中的隱含碳排,以及實踐循環營建目標? 以下七大原則可供業界參考:   用料越少隱含碳越低:導入節材設計概念,在不影響結構強度的條件下,優化結構設計,以及避免過度裝修,除了建築物單位碳排會降低之外,產生的廢棄物也較少,生命週期的碳排放也就越低。 含回收成分越高隱含碳越低:且選用含回收再生成分越高的建材,除了可減少對新原物料的依賴,隱含碳也越低,且在碳計算方法學上,具證明文件的回收成分材料,在計算產品碳足跡時可以被視為零。 重量越輕通常隱含碳越低:材料重量也會影響碳排,通常金屬類、磚瓦類等較重的材料,以及較重的結構系統,都會產生較高的碳排。相對地,輕質的材料以及輕質的結構系統通常隱含碳較低,對於建築物抗震也較有利。 盡量減少使用異材質複合材料:異材質複合材料是因應處理多種功能目的而選用不同材料結合或是黏合在一起,但通常製程較複雜,工序較多,也難以拆卸回收,因此生命週期中的隱含碳排較高。若能採用把多重功能盡量設計在單一材料上的建材,或是使用較少材料結合在一起且無黏合的建材,不僅製程能單純化,且易於拆卸回收。 採用易於組裝拆卸的建材工法:採用易於組裝與拆卸的建材工法有個前提,就是該工法必須是在工廠預製(鑄)的建材且在工地採乾式施工,預製(鑄)材料與乾式工法本為綠建築所鼓勵,且碳排放通常較預鑄工法低,再加上能夠輕易組裝與拆卸,能貢獻建材的循環再利用。 選擇製造溫度近常溫的材料:窯燒磚、瓦等傳統建築材料,通常需高溫窯燒才能獲得所需的強度,因而導致高碳排。若選擇製造溫度接近常溫或常溫的材料,其碳排放較低。 生質材料隱含碳最低:選用生質類的木材、竹材、棉麻等天然建材,碳排放最低,也利於環保,若本身的碳固定量大於生產製造以及運輸的碳排,碳排放即是負的。 這些原則可以單獨應用,也可以結合使用以產生更顯著的效果。整體來說,選擇材料時,若能盡可能考量以上原則,其實就是做到了材料的整個生命周期評估,從材料選擇、製造方式、運輸、施工方式、設計使用、維修保養、拆卸與最終處置等階段均考量在內,如此便能達到降低建材生命週期碳排放量與循環的目的。而對於建商或業主來說,通常需要制定具體策略,並與建材供應鏈夥伴合作,才能更有效地降低建築物的蘊含碳排。   循環建築典範,台糖月眉觀光糖廠循環共創小站、德國CRCLR house 全台第一棟,有合法建照與使用執照的循環建築《台糖月眉觀光糖廠循環共創小站》即符合上述要點,利用2018年臺中世界花卉博覽會荷蘭館拆遷建材、糖廠舊保警隊建物,創造多元彈性使用空間。建材設備採用輕量化、模組化、易於拆裝之組構模式,延長建材生命週期,未來可再循環利用。建築特色主要以荷蘭館回收鋼材,新增柱列迴廊,外覆透空金屬擴張網,並適度保留舊建物屋頂木桁架,設計動線穿梭於新舊之間,與外部歷史建築——製糖工廠景觀重新對話,呈現新舊共存、共好意象。   位於德國柏林南部德國的「CRCLR house」為歐洲最大永續共同空間,內裝使用回收、永續材料的比例達八成,裝潢方面不使用黏膠,方便拆卸建築再次利用,原始材料有來自柏林車站的地面隔板、小野洋子裝置藝術作品的棺材板。屋內寄放個人物品的置物櫃,則是來自全球知名的柏林夜店「Berghain」,不僅延長建材生命週期,更充滿歷史的故事趣味。身為背後推手之一的柏林新創公司「Concular」共同創辦人坎帕尼拉(Dominik Campanella),已推動建築材料回收平台長達10年,「當時(業界)還沒出現循環經濟這個詞,」他說,「如今,循環經濟已是德國建築界的主流概念。基本上,不考慮循環面向,就不可能在德國建造任何一棟房子。」   好文推薦 建築業低碳轉型 建材業改革成關鍵 要循環更要經濟:建築業發展循環經濟的挑戰與展望 建築物也要循環?淨零碳排的必經之路 SEE GREEN 電子報 我們提供綠建築、淨零碳排、永續ESG相關文章。 點我訂閱電子報,您的關注與影響力,代表一份獨一無二的力量,讓我們一同為永續未來而努力! 

MORE →

發展「淨零建築」,澄毓:台灣具備這項優勢!同時創造全台「碳中和會議」首例

【轉載】 2024年4月18日 聯合報系《倡議家》 文/張世杰 面對全球永續浪潮,SSDC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聯合報系《倡議家》攜手,共同舉辦「SSDC澄毓15 · 永續未來 — 淨零解方築勝局」於今天圓滿落幕,邀集建築業的關係業者,力求打造「淨零建築」最佳路徑,超過百位產官學代表來賓出席;又響應淨零浪潮,澄毓透過減碳活動指引與碳中和管理計畫,並委託第三方進行查證及認證,創下全台「碳中和會議」首例。 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總經理陳重仁表示,台灣具備「淨零建築」的潛力,因為台灣科技業在國際扮演重要角色,有很健全的生態鏈,從長鏈變短鏈、碳足跡會變少,台灣也有優秀技術,所以很多國家想做、但還沒發生的事情,有機會在這座島嶼落實,只要先在1、2個案子開始,就會是很好的「淨零建築」示範場域。   根據聯合國統計,建築業的全球溫室氣體排放占比高達37%,且佔全球能源需求34%,顯示對地球造成的影響不容輕忽,當永續已經勢在必行,「淨零建築」已經是未來標配,如何透過低碳建材、低碳工法、節能系統、智慧系統、再生能源,都是建築業面臨的課題。 為讓更多的建築業者,能進入「淨零建築」行列,邀請台灣水泥資深副總經理呂克甫、南寶樹脂塗料事業總處執行總經理吳順興、台達樓宇自動化解決方案事業群副總經理江文興、台灣鈣鈦礦公司董事長陳來助,分享最新的低碳技術與趨勢。 擔任座談會主持人的KPMG安侯永續執行副總經理林泉興指出,歐盟最新建築節能指令,是2030年歐盟所有新建築要零碳排;台灣很小但影響力很大,台灣生態鍊很齊全跟充足,可以發揮強大影響力。陳重仁也舉例,以往建築結合能源,只會在屋頂想到太陽能板,但如果設置在建築立面,能鋪設的面積至少多10倍。   台灣鈣鈦礦公司董事長陳來助表示,以目前2030年要達到接近零碳建築的目標,正在設計、準備蓋的建築,就要開始去規劃,而零碳建築的趨勢,就是極大化自供電比率,就是建築物自供電、不使用台電的電力,而鈣鈦礦具備可塑性、透光等特性,日本已經把鈣鈦礦作為國家級戰略發展重點。 台灣水泥資深副總經理呂克甫提到,如果政府的公共建設帶頭做,民間業者就可以更快跟上,「淨零建築」就會推動很快;關於智慧建築的系統整合,台達樓宇自動化解決方案事業群副總經理江文興也建議,新建建築、既有建築的思維是不同的,先把舊系統釐清,能更快梳理怎麼做,也可用碳投報率去思考,智慧系統可以是長遠的正向價值。 不過,許多業者關心,採用低碳技術、低碳建材,可能衍伸更多成本。台灣水泥資深副總經理呂克甫分享到,如果把「碳有價」納入進來,低碳水泥的價值就很高,市場有規模的建設公司也意識到,低碳水泥的強度跟以往水泥沒有減少,甚至比原本的強度還高。 南寶樹脂塗料事業總處執行總經理吳順興指出,7、8年前的低碳材料,是「叫好不叫座」,洽詢後有購買意願的很少,但低碳浪潮實現後,要求及購買量是顯著成長,尤其我們很多國際大廠或品牌大廠需求增加,整個環境氛圍跟法規,讓永續發展更寬廣及順暢。 為響應永續趨勢,澄毓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表示,舉辦會議同時取得「ISO 14067 碳足跡證書」及「ISO 14068 碳中和證書」,達到活動碳中和目標;運用ISO 14067進行當天活動的總體(包含會議與交通等)碳足跡盤查與計算,並於NZ Carbon國際碳權交易平台取得GS標準碳權,進行抵銷達到碳中和,並委託第三方進行查證及取得證書。     #好文推薦 永續力拼彎道超車!澄毓15 · 永續未來 找出「淨零建築」最佳路徑 陳重仁:政策、教育、補貼三箭齊發,推動建築產業淨零轉型 盼7年內淨零建築遍地 COP28新倡議如何實踐 SEE GREEN 電子報 我們提供綠建築、淨零碳排、永續ESG相關文章。 點我訂閱電子報,您的關注與影響力,代表一份獨一無二的力量,讓我們一同為永續未來而努力! 

MORE →
循環經濟潮流下的建築轉型

循環經濟潮流下的建築產業轉型

【轉載】 2024年4月1日 建築師雜誌 文/陳重仁 根據國際能源署IEA的統計,約有四成的碳排來自建築業,建築業可說是全球的溫室氣體排放大戶,而循環經濟,是降低溫室氣體排放的一個有效方式,因此建築業被歐洲許多國家列為首要轉型循環經濟的產業。然而淨零不只是談溫室氣體排放,在聯合國的永續發展目標中,還包括淨零耗能,淨零耗水與淨零廢棄物等面向,而「循環經濟」是貢獻以上各面向淨零的重要解方之一,因此,國家若要邁向淨零,循環經濟是不可跳過的一步。 聯合國統計,到2050年世界人口將上升至98億,建築物的需求將持續增加,也就是說,建築物的碳排放仍會持續增加,營建廢棄物仍會繼續產出。台灣近年來營建廢棄物的處理問題,已經讓營建業相當頭痛,因此建築物的循環減廢議題更顯重要。 國家住宅及都市更新中心於去年(2023)5月宣布,要將「循環經濟」模型導入社宅建案中,桃園市政府所蓋的社宅,也都必須導入循環經濟設計。事實上循環經濟並非新概念,各國政府為了達到「淨零碳排」的目標,已經在各產業試行循環經濟一段時間。國際金融界所定義的永續性經濟活動,包括建築物新建與修建行為,在融資時也都開始要求必須採用一定比例的回收再生材料,以降低建築物對於初級原物料的依賴。因此,建築產業作為碳排大戶,改革轉型勢在必行。 循環營建有哪些做法? 循環經濟,不只是談材料的循環再生而已,也有談軟體機制部分,例如以租代買以及共享經濟。從筆者擔任過幾個社宅建案循環經濟顧問的經驗來看,目前大都是引用國外循環經濟的理論框架,我們可以梳理一下國外的論述與經驗,從中抽離出適合台灣營建業導入的框架原則,再加上根據本土的狀況調整的做法,來形成建築業可以操作的規範,包括設計規範與施工規範,而不一定要照單全收國外的理論因此,要推動國內的循環營建,我們必須提出適合台灣市場的論述,而不是一味的引用或複製國外的理論,但不是那麼適合台灣營建市場的做法。 從設計端來說,最好建築設計開始就必須導入循環思維,除了挑選可循環建材以及提高材料的使用效率與循環度(circularity)之外,「模組化設計」、「預鑄工法」、「開放式設計」與「容易拆卸」,經過模組化設計的建材可以快速興建與容易拆卸,也有機會重複使用在不同建築上,減少營建廢棄物並提升回收率;而開放式設計則方便者修改與調整,且過程更為環保。   「容易拆卸」應該是循環設計的重點關鍵,如果建造時以濕式工法將結構體全部灌注成一體,拆除時就只能將其全部打碎,這些材料碎片混在一起時,成為混合廢棄物,不僅拆除碳排放較高,若要回收再利用代價也較高。簡單說,就是要脫離舊有設計思維「重新設計」建築物,在設計階段就要想到後續廢棄物與循環的議題。 從營建端來說,我們希望的是,建築材料一直在建築物中循環,在任何一棟建築物都行,而不流向環境,就是從建材的生產製造,就採用部分比例的回收再生成分來製造建材,當然也希望這回收成分是來自於營建廢棄物,在使用階段需要裝修時,可以嚴格控管裝修廢棄物的流向,並導向回再利用收處理,在建築物生命週期結束後,在拆除時,實施營建廢棄物分類管理,也一樣是嚴格控管營建廢棄物的流向,並導向回再利用收處理,最後這些回到建築資源回收場的營建廢棄物,可以被處理成可以製造建材的原料,以供建材製造商使用,做為製造新建材的回收再生成分,這樣讓材料一直在建築物中循環下去,成為循環建材,這也就是「搖籃到搖籃」(Cradle to Cradle)的概念,而不是傳統的思維,是搖籃到墳墓。這個源自於德國的搖籃到搖籃認證,也是目前全球最嚴謹的循環材料認證。   前面提到的循環建材做法,基本上是把建築物拆除與粉碎後的粉料,做成新的材料,這是所謂的降級再生使用,不降級使用就是把拆除下來的的建築構件保留不破壞,而使用在他處,例如早期木房子的梁柱結構拆下來,在他處使用做為梁柱或是其他建築構件,或把拆下來的實木門,做為桌板使用,這就是不降級使用,這樣比較能夠保留材料的殘存價值,但是若是做為現代的新建建築材料,因為設計跟性能有關的專業簽證,建築物的主要構造基本上不太可能這樣使用,只能用在室內裝修材料,所以符合必要性能規格的含回收再生成分的新建材,比較適合用在新建建築上。 其實,循環營建也可以透過保留建築結構體來達到,這也就是延長建築物使用壽命的概念,讓建築物主結構體一直保留在原來建築物上,一直到完全無法再使用,再拆除成為其他建材的原料,繼續循環。因為建築物結構體的碳排佔50%以上的比例,所以這也是非常低碳的做法。 一棟建築物中可再利用的構件,可以運用數位化系統,將各循環材料的構件、成分、價值等資訊分類建檔,或寫入BIM資料庫,以便在未來拆解時,可以依循找出可回收再利用材料的紀錄,或媒合他處可用之建材,也就是「建材履歷」或「建材護照」的概念。換句話說,我們把建材置入一棟新建建築物的這個動作,就如同把建材「存」進建築物,把建築物當成一個銀行,這就是歐盟從2015年開始資助實驗的「建材銀行」概念,建築物生命週期結束之後建材可以取出做交易。我們都市中的每一棟建築物,其實都是建材銀行,從物質流循環的角度來看,應該需要多加利用! 許多建材仍需要仰賴「礦山」,何不從城市挖礦? 我們都知道,許多傳統建材的原料來源,都是從大地開採而來的,這裡說的主要是無機類建材,當然植物性建材不算,使用植物性建材並不會對地球環境造成不良影響,反而有正面固碳作用。然而取用大地資源做為原物料的建材,如果最後變成廢棄物而無法循環,將對環境造成負擔,也會導致地球資源耗竭。 因為建材通常用量很大,所以需要原料充足的「礦山」來支持,然而現在回收再生建材的技術也越來越進步,將營建廢棄物妥善分類處理後,可以成為多種建材的部分或全部原料,而營建廢棄物,包含裝修廢棄物,通常來自於城市,若可以成為建材原料,那就是所謂的「城市挖礦」(urban mining)了,若城市挖礦做得徹底,便有機會讓建材一直留在建築物中循環,而成為零排放、零廢棄的循環建材,以確保地球有限的資源能以循環再生、永續方式被使用。   但這邊有個前提,就是法令上對於營建廢物的回收管理辦法必須做調整,以提高營建廢棄物的回收再利用比例,形成「封閉式的回收機制」,例如環境部擬定的,以回收為導向的拆除執照與室內裝修許可審查機制,甚至是提供誘因讓材料製造商自己回收成為自己可用的原料。另外是建材系統要容易拆解,這樣可以減少拆除時所要花費的力氣與成本,提高回收誘因,這要回到設計源頭去探討。   建築產業也需要「營建廢棄物中和」 營建廢棄物中和的概念,跟碳中和與塑膠中和基本上是一樣的,是一種抵換平衡(offset & balance)的概念,即一個工地產出多少營建廢棄物,就至少必須使用多少的回收再生建材。然而絕對零廢的概念應該是產出多少的廢棄物,這些廢棄物100%都必須被回收再利用,也就是沒有廢棄物,嚴格說來,連生產建材所產生的廢棄物都要被追蹤,只是這樣的條件短期之內要達到非常困難,就如同絕對零碳排放是很難達到的一樣,因此採用「抵換平衡」的做法,是比較容易推行的。 營建廢棄物中和公式: 營建廢棄物產出量 – 所使用的回收再生建材量 ≦ 0 一個工地大約產出多少廢棄物,已經有許多學術單位做過研究統計並發表論文,成果也被環保主管機關引用做為營建工地申報廢棄物產生量的依據,大致是根據建築構造類型與面積,乘以一個廢棄物產出量系數(噸/平米),便可得出該工地的營建廢棄物產出量,新建與拆除的算法都有。 何不考慮「循環建材權」 根據調查,台灣的營建工地採用回收再生成分建材佔總建材用量比例,平均大約10%左右,若在綠建築規範裡下點功夫,例如落實LEED認證的使用回收再生建材得分要求,實務上可以拉高到30%,故採用回收再生建材比例是可以事先規劃的。 因此,在建築設計階段便可預估營建廢棄物產出量,有了廢棄物產出量的數據,便可在設計階段規劃使用相當於產出量的回收再生建材,這樣,就有機會可以實現理論上的營建廢棄物中和,若能以BIM工具來輔助,應可輕易計算。 循環經濟是一個經濟議題,需要好的商業模式,單是建築的循環就需要許多產業共同參與,若能搭配好的商業模式,將更容易推行與創造商機,就如同「碳權」與「再生能源憑證」機制,可以轉移買賣,便帶動了減碳商機,這機制以「容積移轉」來比喻,我們建築界的讀者就應該比較容易了解,這是一種非常聰明的作法,僅靠無形「資訊」的轉換,就可以解決實體上的問題,並達成讓利害關係人獲利,與環境獲益的目的。 所以也許我們也可以考慮制定「循環建材權」,去定義含回收再生成分的建材具有多少的有價「循環建材權」,讓循環建材的價值,除了本身的價格之外,還能再加上「循環建材權」的價值,以解決以往循環建材因為較貴,以及無強制要求而乏人問津的窘境,並可以讓使用較多循環建材的工地,可以將多的「循環建材權」賣給循環建材使用不足的工地,這樣必能吸引營造廠多使用循環建材,也能鼓勵建材業者,研發更多循環建材產品,來降低整體營建業的碳排,並有效減少流向環境的營建廢棄物;這也將改變建築師的設計思維,讓建築設計朝向零廢棄物產出的方向邁進。 根據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估算,營建產業若能以循環經濟的邏輯來改變設計思維、設計及使用的方式,到了2050年,有機會減少38%來自建材生產及建造的碳排,而2050年後則有機會減少56%的碳排。 循環經濟相關商業模式 跟建築業比較相關的循環經濟商業模式中,除了常見的家俱與設備租賃外,現在也有「租光」、「租溫度」、「共享」等創新商業模式,以提升材料設備的使用率(Utilization),觀念是使用者不必擁有設備或材料本身,所需要的是其功能或服務,由廠商依消費者需求,出租設備及承擔修繕維護責任,廠商在降低修繕維護成本的目的下,勢必會提供效能及品質更佳的產品,以提升使用年限,減少浪費,增加獲利。前面提到的「循環建材權」,也算是一種可以應用在建築業的創新商業模式,只是目前尚未有前例,也許社宅建案可以嘗試。 這邊要強調的是,若這循環無法讓每一方都有「獲利」或「獲益」,是循環不動的!所以,談循環營建,不能不談商業模式。目前蓬勃發展的綠能產業,除了仰賴政府的配套政策之外,不也都是由創新商業模式帶動起來的嗎? 結論 綜合以上的觀點與論述,最後整理出筆者認為台灣建築業可以走的循環營建大原則,這些原則包括:提倡循環式建築系統設計、提升回收再生建材比例、封閉式的廢棄物回收系統、建立建材銀行與建材護照制度、建立營建廢棄物中和抵換機制,以及設備以租代買等。 初期項目不宜過多,最好重點放在探討與物質流相關,或管理物質流相關的循環議題即可,因為跟建築設計與施工較直接相關,以避免推動上有太大的阻礙,同時培養循環營建相關服務廠商,之後再看實施的狀況,做滾動式調整與擴大範圍,期許在不就的未來,台灣的循環建築產業可以如綠能產業一樣蓬勃發展。   #好文推薦 建築業低碳轉型 建材業改革成關鍵 盼7年內淨零建築遍地 COP28新倡議如何實踐

MORE →
SSDC 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聯合報系《倡議家》聯合舉辦的SSDC 澄毓15 · 永續未來—淨零解方築勝局週年慶將於4月18日隆重登場

永續力拼彎道超車!澄毓15 · 永續未來 找出「淨零建築」最佳路徑

【轉載】 2024年4月15日 聯合報系《倡議家》 文/張世杰 當「淨零」變成不可逆的局勢,被視為碳排放大戶的建築業,勢必要加速脫碳。不過,大象轉身不容易,而建築業這隻「灰大象」,又該如何華麗轉身? 隨著政府陸續頒布綠色法案、淨零建築變成未來標配,創立超過15年的SSDC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與聯合報系《倡議家》攜手,將於4月18日舉辦「SSDC澄毓15 · 永續未來 — 淨零解方築勝局」,邀集4大指標企業,包含台灣水泥、南寶樹脂、台達樓宇自動化解決方案事業群、台灣鈣鈦礦科技,全面透析淨零決勝點。 「想告訴大家,我們準備好了,也帶著解答來了!」擁有20年以上的綠建築設計經驗,也理解建築業的轉型痛點,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總經理陳重仁指出,從建築的生命週期出發,「節能系統、低碳建材、智慧系統、再生能源」是淨零建築的基礎,因此集結各領域的企業強棒,為台灣尋找「淨零建築」最佳路徑。     「近零建築」提前卡位!尋找當代最佳方法論 根據聯合國統計,建築業的全球溫室氣體排放占比高達37%,且佔全球能源需求34%,顯示對地球造成的影響不容輕忽。2022年國發會發布「台灣2050淨零排放路徑及策略總說明」後,雙北率先響應,包括新建的公有建築要滿足「近零」,並鼓勵民間建築跟進。 所謂「淨零建築」,是指達到碳平衡的建築,至於「近零建築」,從字面上意思,就是碳排放接近平衡的建築。澄毓綠建築設計顧問總經理陳重仁提到,以國際氛圍來講,目標2050年必須新建築、既有建築都要達到「淨零建築」,但門檻其實相當高,因此包括台灣在內,短期目標是新建築至少符合「近零建築」標準。 「建築生命週期產生的碳排放,其實已經有明確的方法學,但觀察到許多業者其實還不清楚。」陳重仁舉例,一棟建築在施工階段衍伸的碳排,稱為「蘊含碳」,這在學術圈其實不稀奇,但對於產業圈是新課題,包括聯合國都在倡議「蘊含碳」必須重視,這也涉及碳追蹤、低碳工法、低碳建材。     當理解「蘊含碳」,接下來是方法學。陳重仁表示,這必須透過推廣及教育訓練,並研發低碳建材、低碳工法,才能幫助整個建築業降低「蘊含碳」,因此這次邀集的4家企業,都是跨領域的專家,除了通用性的材料及工法,甚至是非傳統建築領域的數位系統、光電能源,讓產業界可以實際運用。 然而,說服採用新的材料及技術,又是另一大課題。「我們試想一下,未來高碳排的建材或設備,有高機率被增加碳費或碳稅,低碳商品的競爭力就出來了」陳重仁觀察,確實許多開發商的疑慮點,第一是成本墊高,第二是技術是否可靠,但在全球的趨勢及局勢下,「我們至少勇敢跨出第一步,不應該是觀望及猶豫」。   從低碳建材出發 「蘊含碳」不會大哉問 如何解決「蘊含碳」,建材扮演重要角色,透過採用低碳建材,讓建築在興建過程中,把產生碳排儘量減少,而主要常用建材,不外乎是水泥、防水材、塗料等。 作為國際級指標的水泥供應企業,台灣水泥早已佈局淨零路徑,除了積極投入綠色能源、永續儲能,近年推出的低碳水泥,可比傳統水泥降低至少15%的碳排,是低碳建材的最佳利器之一,台泥公司也訂定目標,到2026年全部只生產及銷售低碳水泥及混凝土。 「永續發展是一個信仰,也驅使台泥持續前進。」台灣水泥資深副總經理呂克甫形容。事實上,水泥變成混泥土,多少會產生碳排,「把水泥的碳排降至最低,又能維持強度及品質」信念,促使台泥的低碳水泥,能夠在這個世代超前部署。     另一方面,建築的內外層塗料,必須兼顧耐用及耐候,以往強調對人體的身體健康,現在更必須是對環境健康,南寶樹脂在永續低碳的建材與塗料,已開始具備一定商業規模,而在2017年揭幕啟用的南寶樹脂第一座綠色廠區越南大登廠,也在澄毓的規劃設計下,獲得LEED金級認證,彼此也結下緣分。 「綠色製造是一種責任,許多品牌及廠商也開始意識這件事。」南寶樹脂執行總經理吳順興指出,綠色技術需要過程,南寶樹脂在國際有許多廠區,當地法令走的非常快,也促使投入永續技術,旗下的綠色產品訂單也持續增加,開始往好的方向,未來要把供應鏈由「長」變「短」,讓永續更貨真價實。     「營運碳」也要兼顧 低碳建築雙管齊下 除了「蘊含碳」,建築的使用期間,也會產生碳排放,像是空調、照明、水電…等,就是所謂的「營運碳」,以往倡導隨手關燈、節約用水,但必須透過更強大的整合及技術,才能打造真正的淨零建築。 在工業自動化領域深耕多年的台達,旗下成立台達樓宇自動化解決方案事業群,已是台灣標竿級的綠色工廠、綠色商辦的助攻手,除了協助重建的那瑪夏民權國小、具備LEED既有建築白金級認證,台達近期落成的總部,更獲內政部最高等級「1+建築能效標示」,成為台灣首座近零碳建築認證的新建築。 台達樓宇自動化解決方案事業群副總經理江文興提到,從智慧建築、智慧社區,最終到智慧城市,必須打造完整的生態鏈,透過系統級的解決方案,像是儲能、充電、自動化設備,建築變得夠智慧,可以更有效的節能,讓新建物、既有建物,都能在淨零未來上不缺席。     台灣積極推動能源轉型,2023年5月立法院三讀通過「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修正草案,明定新建、增建或改建「建築」的屋頂,必須設置一定比例的太陽光電設備,但相較於在屋頂建置太陽能板,許多歐美日國家有更創意形式,像是跟建築的裝飾與設計整合,例如磁磚、窗戶與裝置玻璃等,創造更多效能。 鑽研鈣鈦礦領域的台灣鈣鈦礦科技董事長陳來助指出,鈣鈦礦具備原料易取得,在維持發電效能的同時,具備可塑型、可透光的優勢,被稱為「可曲折太陽能電池」,日本已經設定為重點開發產業項目,而這項技術台灣同樣擁有,在淨零路徑上創造許多的可能性。     淨零規範又快又急 建築產業必須「彎道超車」 2024年4月3日的花蓮強震,讓各界再度想起「921大地震」,當時慘痛的傷亡,迫使政府全面提高建築物的耐震係數,可謂台灣建築業的一大轉折;時至今日,在全球淨零的趨勢下,「淨零建築」的驅使,可預期是台灣建築業的第二大轉折。陳重仁也認為,兩者的共通點,都在於社會大眾的安全。 他表示,相較於地震的瞬間災變,因為碳排加劇的氣候變遷,或許造成的影響不急迫,但造成的範圍及層級卻更廣,甚至比地震還要嚴重,此外,這次淨零碳排的相關法令,對於建築產業是「又快又急」,如果產業反應不及,就會無所適從,也是這次舉辦座談會的最大目的之一,為大家找到解方及方法論。 「SSDC澄毓15 · 永續未來 — 淨零解方築勝局」將於4月18日登場,將安排4大專題演講,包括「低碳水泥供應 助攻低碳建築」、「創新循環建材 佈局淨零未來式」、「從數位科技 驅動近零碳建築」、「新型太陽能光電應用 形塑未來建築」,藉由建築業的媒合及交流,及早找到「淨零建築」最佳路徑。

MORE →
陳重仁談低碳建築

從國際碳控產業 談台灣低碳建材的趨勢發展

【轉載】 2024年3月29日 住展雜誌 文/陳重仁 建築業對於淨零議題,目前反應如何?有在做準備嗎?購屋者在意嗎?我們之前常可以聽到一些聲音:建築業碳排很高但都沒人管,建築業要加油,營建業最脫隊……。 但是現在在上游相關供應鏈被要求減碳,以及新營建減碳政策的要求下,建築業也開始緊張了,若不配合,未來蓋房子代價會更高了。建築業跟台灣其他許多產業不同,台灣大部分的產業,多仰賴外銷,也就是把產品在台灣生產好,然後賣到國外。後來產業外移,變成在大陸或東南亞等地方製造,再賣到全球各地。但建築業就不一樣了!   建築幾乎不可對外輸出 若把建築業想像成製造業,建築物就是產品,建築開發者就是產品開發者,建築師等設計單位就是產品設計師,營造廠就是產品製造廠,建材商就是零件供應商。 然而,跟製造業相反的是,建築業是個很本地化的產業,除了設計與技術之外,幾乎不可能對外輸出;建築物都是高度客製化的產品,也受當地法規的規範,所以我們不會把房子建好搬到國外賣。但是, 材料可能從國外進口, 根據調查,國內建築物使用本地建材的比例大約是10至20%之間(從原料端起算),高的話可達30%左右,也就是說,大部分的建材原料是進口的,即便是水泥與鋼鐵。註1 所以,建築業跟其他產業幾乎是倒過來的。因此,對於碳排的要求,製造業要輸出就得面臨國際規定,例如歐盟碳邊境關稅,而建材進口,只要台灣政府不要求,廠商當然無須配合,除非是該廠商已經是國際大品牌,配合國際減碳要求已經有所做為,碳數據也有揭露。   碳控產業有區域差別 那麼, 建材業是否屬於碳控產業?所謂碳控產業,就是必須被監管控制的高碳排產業,每個國家或區域的碳控產業,會根據該區域的產業特性而有所不同。 歐盟於2023年10月試行, 2026年正式實施的「碳邊境調整機制」CBAM,初期管制碳洩露風險較高的五大高碳排產業:水泥、電力、肥料、鋼鐵、鋁業;大陸官方2021年起定義的八大碳控產業包括:石化、化工、建材、鋼鐵、有色金屬、造紙、電力與航空;台灣環境部則鎖定每年碳排超過2.5萬噸的「排碳大戶」,產業涵蓋:電力、鋼鐵、造紙、煉油、石化、水泥和電子產業等。 台灣的建材領域不是沒有在關注這塊, 但大多聚焦在「健康綠建材」議題。內政部建研所定義的「綠建材標章」有四大類別:生態、再生、健康與高性能,申請綠建材標章的業者,大多申請健康綠建材這個類別,大約佔八成以上,高性能次之,生態與再生綠建材則寥寥無幾,再生綠建材僅占約7%。跟建材的碳排直接相關的標章類別 是「生態綠建材」與「再生綠建材」,因為使用生態建材與使用含回收再生材料建材,碳排放是比較低的。 然而政府為了加速推廣低碳建築,目前也鼓勵建築業採用「低碳建材」,但因為低碳建材的判定條件,跟生態綠建材與再生建材有點重複性,所以目前不將低碳建材列為綠建材標章的一個單獨類別,而是以「低碳工法與低碳循環建材」評估制度,來做為初步官方認定機制的試行辦法,可讓業者盡早進入低碳建材市場,免去正式綠建材標章較複雜嚴謹的審查機制所產生的門檻與等待時間。註2   公共工程帶頭先行 目前政府為了加速營建工程的減碳成效,規定從今(2024)年起,一定規模以上公共工程必須實施工程碳盤查,並在電子決標系統裡新增「減碳」欄位,減碳數據目前會先以業者自我宣告為主,之後會接軌歐盟碳邊境調整機制。 因此,建材產業必須在短時間內,讓建築師在設計階段有低碳材料供選擇,包括營造廠在材料採購階段也要能買得到低碳材料,政策上由公共工程帶頭,再來影響私人工程,再逐步讓台灣建築業走向低碳淨零。然而,低碳建材可能在推廣初期由於尚未普及與達到量產規模,價格是較高的,但以目前公共工程來說,低碳環保建材可以有10%的價差,以避免傳統採購法思維導致新的低碳環保建材無法進入公共工程。 未來住宅建案在低碳建築議題將如何發展,接下來會有一系列的文章為讀者說明。   註1:本地建材定義,是從建材原料開採地起算,距離工地五百公里範圍內的建材,這跟目前碳盤查追朔到原物料來源的精神是一樣的,因此建築物提高使用本地建材比例是相較低碳的。 註2:低碳工法與低碳循環建材評估制度與使用方式以官方公告內容為主,詳情請參考內政部建研所網站。   #好文推薦 面臨下一代生死存亡關鍵 陳重仁:拚減碳先不要問好處 什麼是綠建材?四大綠建材一次看 盼7年內淨零建築遍地 COP28新倡議如何實踐 SEE GREEN 電子報 我們提供綠建築、淨零碳排、永續ESG相關文章。 點我訂閱電子報,您的關注與影響力,代表一份獨一無二的力量,讓我們一同為永續未來而努力! 

MORE →
Scroll to Top

Subscribe Newsletter

Subscribe Newsletter